作家專欄

文.鄭培凱

世紀

世紀.文字江湖:學而時習 / 文.鄭培凱

【明報文章】《論語》的開首即是「學而時習」,因為是第一章,自然引起歷代學者的注意,做了長篇累牘的註疏,希望探知其中是否存在什麼微言大義,是否概括了孔子的教育思想,蘊含了《論語》全書的大旨。因此,對本章的每一個字詞,歷代學者都詳為註釋,並聯繫古代學習的背景與環境,企圖抉微鈎沉,展示《論語》的精髓。闡釋得愈細愈多,自然就衍生不同的理解,若再加上隨後的澄清與辯駁,就無可避免出現眾說紛紜的現象。近代學者若要翻譯成白話文,面臨經典的闡釋分歧,只能根據自己的理解,做出選擇,譯成現代人可以理解的話語。也有些學者雖然決定了最後的譯文,卻又感到這可能不是唯一的理解方式,只好加上註釋,說明訓詁的複雜以及古今詞義的不同,希望讀者深入理解古代思維有其歷史環境,不能以現代思維去「想當然耳」。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