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韓城

自由談

下一篇
上一篇

連線 / 韓城

【明報文章】那日,我坐的士去醫院探望彌留的朋友母親,下了車不久,才發覺手機丟了在的士椅上;作為低頭族一員,自己每天也常玩智能手機解悶,有時沉迷不返。焦急地借朋友的電話叫內子「跟進」。「打了半天電話,只響而無人接聽。」內子的話令我有一種憂慮和沮喪感,因那丟失的手機沒有設定開機密碼,任誰都可看機上信息;機內儲着群組近百個電話號碼,又恐一些私隱外泄;而且這手機是女兒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本來我告訴女兒,情願繼續使用自己原有的舊手機,自以為可為女兒省一點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