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柴子文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文青導讀﹕如何傾聽社會新聲 / 文.柴子文

【明報專訊】電影院的那一塊大屏幕,其實是顯微鏡,盡露不同地方文化生態的本相。為了拍江南紡織業沒落的故事,杭州的紀錄片導演單佐龍三年都在一個紡織家庭過年,猶如第二個兒子;台灣導演詹京霖把大陸導演賈樟柯「電影記錄社會」的闡釋,當做自己繼續拍電影的動力;從小跟老人一起長大的香港導演賴恩慈,必須跟拆遷隊鬥快,才能留下菜園村最後的影像;從緬甸到台灣留學的趙德胤,透過互聯網選拔演員,籌組團隊,奮力在台灣電影圈闖出一片天,記錄家鄉故事的《冰毒》代表台灣參賽競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而信奉電影應該走進生活的甘肅青年李睿珺,卻只能在自己村子裏挑選和訓練演員,但村民表演出眾,最後竟走上紅地氈,奪取影帝,這幾乎讓整個西北地區都知道了——獨立電影是一件很酷的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