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哈馬斯戰爭

陳耀華

作家專欄

下一篇
上一篇

饑荒的絕望 / 陳耀華

【明報文章】多年以前,首次目睹非洲饑荒的照片,災民骨瘦如柴,兩眼呆滯,失去光彩,好像兩個深深的黑洞,震驚之甚,到現在還記憶猶新。當時有人道救援人員向我解釋,飢餓之所以可怕,還在於感到絕望,有別於自我禁食,有個目標,深知捱過之後,可以回復正常飲食,而陷入饑荒者則為持續捱餓,無了期缺糧,先為焦躁,繼而惶恐,體力逐漸消退,身體器官失效,失去希望,失去求生意志,進入慢性死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