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中國新聞

村企欠薪停工 河南首富村淪負債村 數百人失業 村民嘆對集體經濟失信心

【明報專訊】被稱為「社會主義新農村典範」、多年來堅持集體經濟模式的河南劉莊村,過去一個月村內兩大龍頭企業停工休假,員工不滿被長期拖欠薪酬,聚集在門口請願。有村民向本報反映,自從老村書記史來賀去世後,接任的兒子管理不善、賤賣村內資產,令這條「中原首富村」變為負債村,慨嘆對集體經濟沒有信心。

位於河南省新鄉縣劉莊村,面積1.5平方公里、人口1900多戶,在內地被視為農村發展的典範。事關已故村支書史來賀,從農業合作化後期到改革開放後,一直帶領劉莊村以集體經濟模式發展,又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村上開辦機械廠、麵粉廠等致富,1985年創辦華星藥廠,其後成為中國最大的青霉素生產商。到2003年史來賀病逝時,全村的固定資產已經達到9.9億元。

斥領導層管理不善賤賣村產

不過自史來賀的兒子史世領「接班」,村裏的情况開始發生變化,至去年12月初,華星藥廠數百名失業的村民,聚集在廠內追討欠薪。此後示威村民看守大門,他們害怕廠內領導層賤賣企業的設備,令幾代人打拼下來的資產化為烏有。

「我們2021年的工資,就是靠變賣資產發放的」,員工楊先生是其中一名苦主,被拖欠約3萬元(人民幣,下同)的薪金,失業在家。他稱廠裏2018年的工資至今未結算,2019年按原先薪酬的七成發放,企業現時靠變賣舊設備出糧,廠房幾近剩下地皮,「經營這麼多年就沒有利潤,一直靠貸款發放工資」,藥廠上月底更以冬奧將舉辦、要環保管控為由,宣布停工休假,但沒提及何時復工。

楊先生表示,村內九成勞動力都靠華星及綠園藥業維生,現時變相全村失業,很多人已外流,他亦打算過年後外出打工。「還是管理不善,村裏這麼多年沒有財務公開,領導隨心所欲;想幹什麼幹什麼,現在我們村債務有多少,沒有人知道」。據天眼查,華星藥廠涉及的法律案件中,應還但沒有能力還的款項金額達5.34億,綠園藥業亦達到5億,劉莊農工商聯合社則有1.6億。

一份法庭文書顯示,劉莊農工商聯社在2017年將綠園藥業1.1億股權押給新鄉農信社,以獲得貸款,最終綠園無力還錢。綠園稱「經營比較困難」,希望在「維護村民穩定的前提下」調解。但村委會出具的擔保承諾書,被認為違反「涉及村民利益的事項,經村民會議方可辦理」的規定。

在劉莊村,村民一直享有包括消費品供應、房屋分配、退休金等40多項福利,每戶分配帶地下室共四層的房屋。不過由於村內九成收入來自生物醫藥,現時連帶福利都受影響。村民劉先生指出,史世領接任村務後,每月大手筆報銷30萬到100萬的旅差費,對企業管理不善,沒經村民同意下將工廠資產對外抵押,現時村內長者退休金3年沒有發放。

村委會舊班子拒交接

村民對劉莊村現狀感到不滿,在去年初村委會選舉中選出新班子,但至今沒有交接,「到現在也沒能從舊領導層手上拿到公章,(他們)不承認新班子、不讓新班子當家,月初村民鬧事後,縣上的任命都下來了,還是沒有拿到(公章)」。據村民指出,史世領在2018年將黨委書記的職位交給做過他秘書幾十年的劉名宣,但史仍以第一書記的身分,影響村內事務。

至於村裏在2003年、2007年分配的房屋,劉先生稱都沒有確權、沒有房產證,居民只有居住權,「集體財產就是村上企業,他說你有份,但你沒有權利繼承、轉讓或出讓,產權不清晰,村民只有被管理的權利」。劉又批評,不確權也就是渾水摸魚,「這種模式對他(史世領)個人最有利,掛集體的名義,實際上搞自己的小金庫,我對集體經濟是沒有信心的」。

明報記者

(中國故事)

相關字詞﹕史來賀 劉莊村 集體經濟 社會主義新農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