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中國新聞

書寫東北 雙雪濤:寫自己理解的故事 奇幻風格受青睞 小說被改編成電影

【明報專訊】近年內地出現「東北文藝復興」概念,參加今年香港書展的遼寧瀋陽80後作家雙雪濤,是這片「衰敗的土地」上孕育出的其中一名代表者。他的奇幻風格受到讀者喜愛和資本青睞,短篇小說《刺殺小說家》被改編成電影,年初上映至今票房逾10億(人民幣,下同);另一部改編自他同名小說的電影《平原上的摩西》也將在年底上映。他日前接受本報專訪,稱書寫東北並無某種具體「使命感」,「是這些東西最開始刺激到我,而不是我要去還原什麼東西」;對東北的期待,則是「搞藝術的人再多一點」。

明報記者 劉曉宇

早在中國的計劃經濟時代,東北三省曾因擁有煤炭、鋼鐵、石油等國有重工和軍工企業而蓬勃發展。上世紀90年代初,隨着內地經濟轉型,東北數十萬工人被迫離開工廠,雙雪濤的父母亦在「下崗潮」中失去工作。和其他近年活躍於內地文藝圈的東北青年作家班宇、鄭執、賈行家,表演者梁龍、李雪琴、董寶石等一樣,他在這樣的社會和家庭氛圍中觀察和成長,並因書寫東北而成名。

刻畫東北社會邊緣人 「非為還原」

在已出版的作品《聾啞時代》、《平原上的摩西》、《飛行家》中,雙雪濤刻畫出一個個東北社會中的邊緣人物,比如丟了鐵飯碗的國企職工、不得志的編劇、被遺棄的孩子和女人、酗酒的丈夫。雙雪濤6年前入讀中國人民大學「創造性寫作研究生班」時,任教老師之一、人大文學院教授梁鴻對新一代東北年輕作家早有關注。她曾說,這些東北作家的作品裏面,有相當一部分內容寫到工業改革後,家庭變成一個零落狀態的一種人生。「他們在取材上都有這樣一個基本內容,在那樣一個極寒的、蕭瑟的環境之下,在那樣一種掙扎的狀態之下人的表現形態。他們每個人都特別注重對日常生活中的個人的描述」。

雙雪濤說,寫小說不是寫歷史,也不是紀實。「用小說去還原一個事情是很可疑的,而且這是不是小說最重要的工作,我也是有懷疑的。」他不在意自己寫的東北是否符合現在、過去歷史的某一節點,「我不是一個社會調查者,也不是一個歷史學家,我還是一個寫小說的人,我寫的是自己理解的故事。這個故事的背景可能發生在一個地區,我最感興趣的是敘事、人物,是這些東西最開始刺激到我,而不是我要去還原一個什麼東西。這可能是我寫小說的樂趣所在——運用自己想像的權利」。

盼東北搞藝術者再多點

談到理想的東北圖景,雙雪濤說,希望搞藝術的人再多一點。「我覺得不是沒有資源了之後作家出現了,更多的是80後這代東北孩子長大了。」他曾多次提到,東北的語言能夠傳達的信息、感染力,具有天然的寫作優勢,文化基因裏也有一些自我表達、藝術創作相關東西,「可能現在整體的量還不夠大,還可以更大一些」。

相關字詞﹕梁鴻 李雪琴 《平原上的摩西》 東北文藝復興 香港書展 《刺殺小說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