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中國要聞

大抓捕6周年 王全璋:維權空間趨小 有釘牌律師轉型做公民代理 自言需學習

【明報專訊】昨日是「709大抓捕」6周年,事件中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4年半、去年4月出獄的內地維權律師王全璋接受本報訪問表示,中國維權律師的空間愈來愈小,「有證的律師會愈來愈謹慎,沒證的空間持續被限制」。曾因代理「12港人」等敏感案件遭當局打壓的河北律師盧廷閣表示,「維權不能停止」,要繼續用法律維護公義。

稱被威脅騷擾不得參與709活動

王全璋透露,自己前日(8日)已接到電話,「警方也在威脅我、騷擾我,不讓我上網參與(709相關)活動」。他和妻子李文足昨午與維權律師李和平、王峭嶺一家聚餐。李和平亦在709中被捕,於2017年獲釋,次年被吊銷律師執照,當局還要求他不得再接受媒體採訪。原本都是家庭主婦的李文足、王峭嶺,則在為丈夫奔走過程中互相扶持,結下深厚情誼。

重獲自由一年多,王全璋也在學習和家人重新相處。他稱生活中難免和妻子就孩子教育、生活細節磕碰,兒子泉泉去年亦曾出現厭學情况,好在已經得到改善。「後來發現是我太焦慮了,我們過去所接受的教育是否定、打擊、批判式的,現在好的教育應該是鼓勵、讚美的,但我本身不太擅長」。

稱列法院「黑名單」 剝奪訴訟權

一年前他陸續向709辦案者寄出3封控告信,並在709當天發表自辯辭,要求撤銷對他的不公正判決,及指控當時關押他的天津市公安局曾刑訊逼供。一年過去,他在網上追蹤,「沒有進展也沒人理睬我」。他向法院要求歸還被扣押物品,也石沉大海。而2015年的一筆律師費,法院在他被捕之後按撤訴處理,「我出來投訴承辦法官、找法院領導,現在也陷入停滯,讓我感到很大的無力和重挫感」。

王全璋還發現,自己上了法院系統的「黑名單」,無法再以原告身分立案。「最近做一個民事案件,法院審查案件材料,合適可以立案了。辦手續交費時用我的名字登陸不上」。他說自己不但被剝奪政治權利,也相當於被剝奪了訴訟權,這是公檢法濫權的典型表現。「不能做原告,生活中遇到經濟糾紛、鄰里矛盾,你去通過社會現有制度尋求公正的時候,根本不能夠去嘗試」。

雖然執照被吊銷,王全璋和其他相同經歷的維權律師一樣,未放棄法律相關工作。「我嘗試跟以前的客戶、朋友、同行去熟悉一些案件,提供一些法律上的建議」。他提及很多被吊銷執照的朋友轉型做法律諮詢,比如709辯護律師程海,開始做公民代理、公民辯護。他說這些給自己提供了經驗、範式,去嘗試借鑑和拓展非訴訟的法務工作空間。

「中國維權律師的空間只能說愈來愈小,有證的律師會愈來愈謹慎,謹言慎行、自我審查;沒有證的律師空間持續被限制」。王全璋說,失去律師執照的律師在他看來沒有「自廢武功」,有些人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是我需要向他們學習的」。

12港人律師盧廷閣:維權不能停

盧廷閣也對本報說,「709律師每一個人做的都不是違法的,恰恰相反,是通過個案追求法治的公正、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如果社會沒有真正為當事人維權的律師,完全是配合辦案機關來做案子,律師也沒有了意義。他去年底被當局暫緩律師年檢至今,「雖然未來贏的可能很小,但維權不能停止,要和他們搞下去」。

明報記者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相關字詞﹕盧廷閣 李蘇濱 王峭嶺 李文足 李和平 709大抓捕 法治 維權律師 王全璋 709六周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