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中國新聞

韓戰70周年 迎戰友遺骸回家 憶戰爭殘酷 老兵淚湧「我還活着」

【明報專訊】今年是韓戰(中國官方定性為抗美援朝)70周年,內地將舉行隆重紀念活動,向志願軍老兵頒發紀念章。9月27日,隸屬於中部戰區空13師37旅的20041號國產運20機,護送第七批共117名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從韓國仁川機場飛抵瀋陽仙桃國際機場。這一日,89歲的志願軍老兵馬英早早起牀,穿上掛滿軍功章和紀念章的舊式軍裝,在家人陪同下來到瀋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迎接70年前在朝鮮半島犧牲的戰友。回憶當年戰爭的殘酷,馬英說起藏在腦海深處70年的「抗美援朝」事迹。

【系列二之一】明報記者 鄭海龍

1950年10月25日凌晨,馬英所在的42軍跨過鴨綠江進入朝鮮的第一戰,便是黃草嶺戰役。42軍轄下124師370團4連,以一連之力血戰3天3夜,抵禦美軍24師及韓國精銳白虎團配合飛機和火炮的20多次攻擊。《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史》和《抗美援朝戰爭史》資料顯示,該役美韓損失260多人,志願軍14人陣亡26人受傷。「那一仗打得漂亮,死的人也不多。我們主要犧牲都是在南朝鮮。」馬英打破沉默,「1950年年三十晚上,我們突破三八線進入漢城(今首爾)。」當時42軍126師377團轄下的7連和9連搶先渡過漢江進入漢城,而馬英所在的8連執行掩護任務,惟來不及到漢城,就被敵軍切斷在漢江防線外。

一連逾百人 歷一役6生還

馬英又說起志願軍入朝第四次戰役「血戰砥平里」,這場仗發生在1951年2月15日,「咱們的武器不行。敵人又是飛機又是大炮」。參戰的126師與40軍119師、共6個團一萬多人,雖有3個炮兵連支援,但每門炮只有20至30發炮彈。據《抗美援朝戰爭史》所載,這批志願軍雖將砥平里美軍包圍,但美軍23團工事堅固,火力強,平均每門火炮發射炮彈250餘發;加之增援部隊如美陸軍騎兵1師5團又有30多輛坦克和逾百軍機協助,最終敵軍突破包圍進入砥平里。

當時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等分析戰局後認為戰機已失,決定在2月16日拂曉前退出,結束連續一日多的砥平里戰鬥。馬英眼中湧淚、情緒激動地說:「本來我們很有優勢,搶佔了一個山頭。結果一場血戰下來,8連整個連100多口子(人),就剩下6個人了……我現在還活着呢,我還活着呢……」

原為攻台準備 入朝倉卒凍死戰場

現年93歲的曲洪業,曾是志願軍27軍政治部通訊連士兵。1950年11月12日,曲洪業隨27軍經吉林臨江入朝。27軍隸屬第9兵團,在入朝前一直在上海、杭州整訓準備「解放」台灣。由於入朝倉卒,第9兵團未有棉衣更換,以至在長津湖血戰中,該軍80師242團5連全連凍死戰場上。在朝鮮將近兩年的作戰中,曲洪業參加了第二、五次戰役和1951年夏秋防禦戰。他的任務是向志願軍司令部和各級部隊之間傳遞命令和信息。這崗位看似不那麼要命,亦因戰事充滿危險;曲洪業的班長膠東人劉永昌就是在一次任務中被燃燒彈燒死。

曲洪業所在的通訊連從朝鮮戰場回國時,只剩兩名士兵,一個是他自己,另一個是被調到通訊連的首長警衛員王金榮。對於朝鮮戰場經歷,曲洪業和很多老兵一樣不太願提,但戰友逝去的場景,成為他們揮之不去的夢魘,70年未曾遠去。

紅二代學者:3役反映中美軍人精神分野

「抗美援朝」學者、原志願軍63軍189師師長蔡長元之子蔡小心,致力發掘189師戰史多年,獨立採訪230多名老兵,並促成189師番號重建。他認為,最能體現中國軍人和美國軍人精神層面基本區別的戰役,是長津湖、上甘嶺和鐵原阻擊戰。「長津湖可說是中國立威第一戰,打得很慘。但是面對敵人的飛機坦克,志願軍一把炒麵一把雪(志願軍補給困難,只有雜糧炒麵和雪充飢解渴),還是打贏了。」他續指,鐵原阻擊戰比長津湖戰役更慘烈,志願軍63軍3個師在第5次戰役,從入朝初全軍近5萬人,到減至不足3萬人的情况下,面對聯合國軍近9萬人、數百輛坦克、强大空軍和上千門重炮的壓倒性優勢(其中189師承受聯合國軍5萬多人、90%重炮和全部坦克輪番攻擊),「奇蹟」完成阻擊任務,給予志願軍時間重新佈防,扭轉第五次戰役的敗局。

(抗美援朝70周年專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