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中國新聞

下一篇
上一篇

「我輩未能躬逢其盛 但黑暗既在 壓迫仍舊」 延續五四精神 北大生無懼打壓撐工運

【明報專訊】周一(4月29日),北京郊區亦莊工業園,5名北京大學左翼學生在體驗一天工人生活後突然失聯,這是最新一宗內地青年因關注勞工權益、聲援弱勢群體或介入社會運動而陷入困境事件。而100年前的五四運動,同樣是北大學生,喊出民主與平等的口號,掀起席捲全國的社會變革。百年之間,兩代青年發出相同的聲音,卻面對截然不同的後果。儘管如此,從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運中的聲援團,到積極推廣左翼思潮的北大學生,再到關注塵肺病工人的自媒體編輯,面對近年愈收愈緊的政治空間,青年並未停止行動。

明報記者 梁思然 陳奕勤

繼承「反剝削要自由」傳統

有份聲援佳士的一名北大學生對本報稱,北大既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發源地之一,又是五四運動的中心,北大學子已看到象牙塔外的種種不公,自當舉起五四旗幟,繼承「反剝削、反壓迫,要自由、要融工」的傳統,積極發聲。另一名北大學生亦書面回覆表示,五四的真正精神內核是反抗壓迫和束縛、挑戰強權與不公、追求平等及正義的鬥爭,「五四已去百年,我輩未能躬逢其盛,但黑暗既在,壓迫仍舊,就當繼承五四追求光明、反抗鬥爭的精神」。兩人因擔心受報復,不願透露姓名。

資深勞工學者、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毅提到,廣州勞工資訊自媒體「新生代」的編輯危志立、楊鄭君、柯成兵,在大批佳士聲援團成員被捕半年後,仍無放棄幫助湖南塵肺病工人向政府追討工傷賠償與救助,今年1月和3月先後因「尋釁滋事」被捕,「從我的觀察來看,他們是不怕被抓的,或者說準備被抓的,他們的確是勇敢,是做了心理準備的」。

佳士聲援團被捕 早有心理準備

「新生代」3人都是「85後」,均從學生時期開始關注勞工議題,以及堅定投身勞工服務的志向。33歲的楊鄭君2008年發起「大學生關注可口可樂小組」,要求可口可樂公司改善派遣工待遇。他和危志立兩度加入由潘毅帶領的團隊,到湖南耒陽、張家界等地調研塵肺病工人狀况。年齡最小的柯成兵在校期間曾多次參加下鄉、社會調研等活動,潘毅對他的印象是「最認真,對理論和學習最有熱情,對馬克思的思想也最有研究,是對共產主義的信仰最為堅定的學生」。

危志立妻子鄭楚然對本報稱,按在派出所裏提審危的警察的說法,他們是「被工人洗腦,需要教育」。鄭楚然是內地知名女權行動者,曾因策劃「反公交車性騷擾」行動被拘留一個月,她清楚在內地成為行動者的壓力,但也深感做工人議題更為不易。「工人議題真的很難,因為公眾真的不關心,」鄭楚然感嘆社會變得浮躁,很多人只想賺快錢,「好像付出勞動謀生好低端,大家不再去倡導,不覺得工人是國家棟樑。」

聽聞「新生代」3人被捕的消息,曾獲他們幫助的湖南塵肺病工友傷心痛哭,對警方指危志立「被工人利用」一說感到「非常憤怒」。過百名工人曾計劃於3月底從湖南到深圳示威聲援,但在火車站遭特警攔截。之後工人聯名致信中華全國總工會,要求全總敦促深圳政府放人。

「我們不明白,幫助我們這些絕望的工人,為什麼是有罪的呢?如果他們有罪,我們這些失去了勞動能力、健康身體,甚至整個家庭的弱勢群體,是不是也有罪呢?」工人在公開信中質問,「我們和『新生代』 的3個編輯是平等的,他們都是很謙遜的人,願意聽我們這些底層工人說話,我們願意向他們傾訴,他們願意幫我們把維權的故事都記錄下來,讓社會關注我們這個弱勢群體。這怎麼就是我們利用他們了呢?」

學者:社會內部矛盾要爆發

在一些由內地大學生組成的女權群組或國內外社交媒體,聲援活動也此起彼落。剛開始是給「新生代」3人寄明信片,逾百張明信片從國內外飛向關押3人的深圳第二看守所。知名公民運動者艾曉明、倡導憲政的前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美國密歇根大學女權運動史學者王政等都有參與。接着,鄭楚然發起「假裝自由」行動,與戴上用3人頭像照片打印出來的「面具」的朋友,在廣州不同地點拍照,並每天上傳一張照片至社交網絡。很快支持者也從世界各地上傳同樣的戴面具相。

「社會沒有一些挑戰的話,始終是死氣沉沉。」潘毅說,「對我來說中國社會現在不是一潭死水,而是社會內部有很多矛盾要爆發的前奏。」

相關字詞﹕塵肺病工友 勞工 「新生代」 馬克思主義 深圳佳士 五四運動 左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