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中國新聞

上一篇

教村婦讀籤文神仙名 遭瑜伽班搶客

【明報專訊】揭陽覽表村民吳利珠2015年創辦夜校「媽媽班」,初時上課地點在村中娛樂中心,但因打牌喧囂干擾學習,吳與該村唯一公立的覽表學校校長協商,轉至教學樓課室。覽表學校一名中三學生與其媽媽,剛好分別在白天和夜晚進入同一間教室上學,媽媽會專門找孩子的座位讀書。

《新京報》報道,夜校高峰時有3名老師,周一至周五每晚上一個半小時,教學內容相當於小一至小三的認字、朗讀課程,教材課文多為100字以內的小故事和詩歌。培新小學老師黃開顏佩服走南闖北、見過世面的吳利珠,到夜校教書。大部分村婦不會講普通話,黃開顏要先用潮汕話讀一遍,再翻譯成普通話,一個字一個字地教她們。

黃開顏還教她們寫字,先從自己的名字開始,然後是覽表村、廣州市、陸豐站,教她們出門坐車怎麼看站牌,此外還有十二生肖和古代的十二時辰、各個神仙的名字,村中下發的通知、逢年過節求籤的帖子也能成為教材。村婦每堂寫4個字,到期末考試時黃開顏挑出100個字,成績最好的學生能寫出80個,但也有人說拿筆桿子寫字比拿個鋤頭去種地還痛苦。

學習後能唱K玩微信 大媽熱情漸退

媽媽們一開始對讀書有很大熱情,學習後她們能唱KTV、發微信朋友圈,也能看微信名字認人,而以往都不能換頭像,因怕換了別人就不認識了。學生鄭秀妹認為,讀書有助改善家庭關係,過去夫妻沒話說,現在遇到不認識的字,丈夫、孩子都會教她。但也有人說,回家練字時被丈夫說「七老八十了還讀書,丟不丟人」。

不過,熱情很快退卻。去年7月,村裏開起瑜伽館,媽媽們見到紛紛去報名,想要練身材和氣質。瑜伽館每年收費2000元人民幣,每晚開課,正好和夜校時間衝突,也就無人讀書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