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中國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來港禁單獨活動 去海洋公園看武俠片

【明報專訊】早在1975年,何佳隨隊來港參加亞洲盃,住在新華社於摩星嶺的宿舍。當時管理很嚴,不能單獨活動,就連香港的親戚也只是匆匆見面即離去,「印象中好像哪裏都沒去」。後來再來香港,仍然是集體活動,不過有機會去海洋公園,去珍寶海鮮舫吃飯,還能看電影,「看的就是武俠片」。何佳說:「香港的東西真的好吃,蝦餃、燒賣,還有湯水都很好喝。」

當時何佳在廣東隊靠30多元人民幣工資生活,沒有獎金也沒有出賽費。廣東隊捧得第一屆省港盃獎盃,也沒有任何獎勵,反而是「霍生(霍英東)送給我們一人一隻表和一台小錄音機」,他說那時能帶個錄音機回去是「很大件事」。霍英東是以愉園球會的名義送的小禮品,手表是英納格(Enicar)牌子,背面刻有「何佳」的名字,他現在仍保存着這隻表,「時不時我都會戴吓」。

失望廣東找外援 失省港盃意義

何佳1982年申請來港,先後踢過海峰、南華、流浪和花花,但他始終懷念七八十年代黃金時期的廣東隊,「那時的廣東省是強一些」。現况難免令他失望,「省港盃也不如從前了,廣東還要找外援拼湊成軍」,已漸漸失去改革開放之初的那重意義。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