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金庸逝世 香港還能出產經典嗎?(文:陳帆川) (09:00)

金庸逝世,全城懷緬。金庸先生的小說被後世奉為經典,但起初僅為報章上連載的通俗讀物,內容不算艱澀,亦無故作高深。想當年,升斗小民追看金庸小說,或者就跟時下網民在網絡追post(帖文)一樣,純粹為消磨時間。可惜的是,如今的網絡作品,有什麼能成為後世的經典?

從前,會看中文的人,基本上都讀過金庸。但對於當下年輕人來說,讀過金庸或者已算得上是半個「文青」了。其長篇小說每部洋洋灑灑幾十萬字,對互聯網一族來說,屬於天文數字了。

昔日讀武俠小說,要讀到咬牙切齒的階段,首先得花時間認識主角和奸角,再跟隨劇情的牽引投入角色的感情,然後等待衝突情節的來臨;如今大行其道的網絡短文和短片,卻完全採用另一種敘事模式,基本上將「培養」和「等待」的環節刪去,直接祭出「衝突」或「共鳴」,務求在最短的時間內挑動觀眾情緒。

宏大敘事 基本絕迹

金庸筆下的武俠世界,借助疑幻似真的歷史舞台,穿插大量文化、宗教、科學知識,去鋪陳故事,引人入勝。不過現代人已經喪失了消化文字的耐性,但求獲取一時三刻的情緒安慰。香港網絡上最長青的題材是情侶、家人,以及上司和下屬之間的相處矛盾。中間沒有大道理,只強調寫實。

而這類所謂寫實的題材,在社交網絡、港產劇,乃至港產電影裏,都愈來愈常見——美其名是寫實,實質是慳水慳力地引起受眾共鳴,以收市場效果。諸如金庸武俠小說般具有宏大敘事格局的故事,基本上已絕迹香港。不一定是後來者沒有才華,可能只是化成文字長篇大論沒人看,但想拍成影片又沒有資本。於是我們在市場上和網絡上看到的,盡是一些無病呻吟或故弄玄虛的小品。

金庸先生的年代,寫字的人,講求才高八斗學富五車。這個年代,做內容拍片寫文章講求「貼地」,遣詞用語深一點也怕趕客,最賣座是懶人包。這已經不是文字可以引起轟動的年代,但影片可以,美、日、韓的例子比比皆是,但香港製片已沒有能力將小說改編成大製作,要改也只能改出一個小品來。

金庸武俠小說,膾炙人口半世紀仍不過時,影視改編相信還陸續有來。香港在過去10年,網絡作家興起,facebook、Instagram和YouTube上的熱門頻道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但試問裏頭有什麼內容能夠歷久常新呢?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