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香港是怎樣的國際城市?(文:陳家洛) (09:00)

毫無疑問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但是香港是一個怎樣的國際城市?又想要成為一個怎樣的國際城市?筆者嘗試循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剛發表的施政報告去找答案,知道她出席了幾個有各元首出席的國際會議、走訪了一些國家、接待了好些訪問香港的外賓、推介一國兩制的特色和成功,並藉此希望「提升香港國際地位」……

林鄭的確未有因大灣區、「一帶一路」、「十三五」規劃而忘了香港的國際地位。她表示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要「面向世界」、要保持和鞏固其獨特性,並需加強公務員的「國際觸覺」。這些表面上看起來是積極合理的態度,細心觀察下其實都說即使香港仍自豪地以全球商業經貿中心自居,今天必須「以香港之所長服務和配合國家之所需」,政治上香港必須成為一個中國大陸支配下的國際城市。

換言之,特區政府管理香港這座國際城市時的視野和手法,愈來愈受制於北京由上而下的宏觀經濟規劃。國際商業是香港老本也是香港強項,香港的施政大方向總離不開鞏固和提升香港在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三大中心的地位。可是今天官方書面論述和官員說話方式已表明,沒有北京撐腰或欽點的話,香港也許不大可能發展成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國際資產及財富管理中心、國際保險樞紐、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中心及作為「一帶一路」的解決爭議服務中心,或發展國際文化大都會,吸引國際級體育項目及賽事來港。

阻止香港「大陸化」

在「維持國際人格」(remaining global)和「接受大陸規劃」(becoming Mainland)之間,港府的想像十分務實地自我界定為「促成者」、「推廣者」角色,坦白說就是積極連繫中國和世界,冀望從中謀取為港開拓更大商機、利益和名聲。「明日大嶼」人工島不是純屬土地供應的填海工程,它是藉土地供應辯論而推出的政治工程,政府的想像是大嶼山將是通往世界和連接其他大灣區城市的「雙門戶」,而香港國際機場和港珠澳大橋這些基建配套就會促成一個有百萬人囗的「機場城市」,甚至有望成為中環以外的新商業中心區。既然是政治任務,就必須遵命行事,因此就有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主席陳健波為表忠誠,急不及待地稱呼反對填海的議員為「歷史罪人」。

近年香港被指「大陸化」,不是空穴來風。即使林鄭代表香港出席了一堆國際會議,又即使政府不停向各國際評級機構游說和解畫,一次「一地兩檢」的「割地」安排、一宗「馬凱事件」便一再揭露香港死穴:香港必須絕對服從北京,而中國是由一個不接受普世價值的政權把持。問題在於,大陸和香港愈來愈被國際社會和香港的策略伙伴視為「命運共同體」的話,港人和特區政府要講香港的「獨特性」,便愈來愈難有說服力。

推行大灣區「國際化」

大灣區也好,「一帶一路」也好,都是由上而下的規劃,香港和澳門特區都是被規劃和被融合的對象,香港在「大陸化」這主旋律中,最多只能挖空心思用「明日大嶼」分一杯羹而已。不過有趣的是,林鄭在今年施政報告第95段提出自己對大灣區「國際化」的想像,交代了自己「在今年8月15日在北京以成員身分出席由國務院副總理韓正主持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第一次全體會議,我在會上提出,『一國兩制』是粵港澳大灣區獨一無二的特色,亦是大灣區邁向國際的重要基礎」(On 15 August this year, I attended, as a member, the first plenary meeting of the leading group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Greater Bay Area convened by the Vice Premier of the State Council, Mr HAN Zheng, in Beijing. As I said at this meeting,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is a unique characteristic of the Greater Bay Area, as well as the key foundation for its internationalisation.)。

英文版本用上了香港作為大灣區「國際化」的重要基礎的說法,卻沒有進一步闡釋說明,是不是說說算,大家不必認真?不過若香港真的堅持大灣區內3種不同制度——香港、澳門、大陸——必須接受和實施與國際接軌的法律和制度規管,那便成為香港履行國際公民責任同時鞏固香港核心價值和制度的立足點。舉例來說,今年施政報告指香港要協助「一帶一路」沿線地區提升其打擊貪污能力,既是履行國際義務,為世界廉潔管治發展作出貢獻,也有利香港投資者。如特區政府不擔心這種說法會被立即說成香港要「粗暴干預別國內政」、「說三道四」,那麼便更應勇於承擔國際城市的義務,在大灣區這個平台上推動全球的良好管治(norm entrepreneur for good governance),在透明度、問責、法治、保護個人和企業權益、環境、氣候變化、食物衛生、城市規劃等範疇推動和統籌整個大灣區的「國際化」,為人們和社會謀求幸福(well being)。

不重視香港獨特性是自毁長城

的確,香港政府要捍衛「國際城市」信譽,但是與其奔走國際社會之間辯解香港未被「大陸化」,倒不如積極向國際社會表明香港在推動大灣區「國際化」的視野和策略。香港沒可能迴避在「大陸化」和「國際化」的交叉壓力下產生的矛盾和爭議。這些爭議不止是必然的,而且是必須的,政府和權貴只重視港澳的「大陸化」而忽略其他9個大陸城市的「國際化」的大灣區整合,只是政治掛帥,並不理性。不重視港人和香港社會這方面的獨特性就是自毁長城,說什麼「堅定前行燃點希望」其實浪費時間又於事無補。

延伸閱讀:

(1)B. Katz & J. Bradley, The Metropolitan Revolution: How Cities and Metros Are Fixing Our Broken Politics and Fragile Economy,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2014.

(2)A. S. Kuznetsov, Theory and Practice of Paradiplomacy: Subnational Governments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New York: Routledge, 2015.

(3)R. Tavares, Paradiplomacy: Cities and States as Global Player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6.

作者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比較管治與政策研究中心總監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