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在銅鑼灣尋找孔子歌聲 訪孔聖堂中學校長談校歌(文:關曉陽) (19:00)

從繁忙的銅鑼灣港鐵站步出,入目所見,盡是往來的白領、旅客,途經希慎廣場和利舞臺,即使不是繁忙時間,仍是人潮如鯽。直至穿過大街,轉入加路連山道,環境才算清靜一點。溫熱秋日下走着,赫見兩扇閉掩的紅色大閘,閘上石匾還有「孔聖堂」三個朱紅大字。繞過紅色大閘,再往前走,才到達目的地——孔聖堂中學的正門。而在學校會議室等候我的,正是孔聖堂中學楊永漢校長。

跟校長說起路上的「孔聖堂」石匾,他解釋,孔聖堂、孔聖講堂和孔聖堂中學,其實是三樣物事,不能搞混。孔聖堂是慈善團體,由一班志於傳統儒學的學者和前清科舉出身的士人,在1920年代末發起,成立目的是在香港宣揚儒學,傳承道統。當時著名堂會成員有港大講師區大典、名紳周壽臣、巨賈何東、「四大寇」尢列等人。最初孔聖堂集中在文化事業,邀請名人定期講授儒學經典,富商簡孔昭因此捐出加路連山道12萬方呎土地作為堂址,又在1935年參照山東孔廟興建了孔聖講堂,供講學之用。隨着教學事業逐漸發展,堂會認為有必要建一所學校,於是孔聖堂中學(前為大成中學)於1953年創校,並在堂會會長許讓成資助下,於1960年代遷入目前校舍。

林木蔚加山 堂殿峙其奧

孔聖堂中學的辦學理念,校長簡而言之,是期望學生能維持儒家道統,可以安身立命、有益於世、堅持道德。雖然創作人已無從稽考,但這教學目標已融入了1950年代末就存在的校歌。校歌首兩句是「林木蔚加山,堂殿峙其奧」,是形容校舍和講堂坐落鬱鬱葱葱的加路連山。校長說創校至今數十年,校園周邊的斜坡、林木、花草,基本上都沒移除,任其生長。校方希望學生盡量接近大自然,擴闊心胸,不必在擁擠淺窄的地方學習。在校園逛了一圈,發現校長所言不虛,走出教學主樓,迎面看到幾米高的大平台,上面矗立幾人高的孔子塑像,茂綠的花草樹叢林木點綴四周,右邊還有古色古香的孔聖講堂,一般校舍幾乎不可能看到這種景象。還在讚歎時,校長領我步上平台,轉到孔子像背後,撥開垂枝,柳暗花明,又有一個小水池、一株大樹菠蘿、一個觀鳳亭。由於位處山邊,據聞偶爾能見到「飯剷頭」和蜈蚣,但校長說從未見牠們下平台擾人。孟母三遷的故事,耳熟能詳,生活環境的好壞對學童的影響亦早有研究,能在舒適環境學習,相信對學生情操也有裨益。

《論語.八佾》:「天將以夫子為木鐸。」古時官員宣布政令,會振鳴木鐸吸引民眾,所以木鐸後來又引伸為教化。校長解說校歌的「金聲木鐸,宏聖道樂,育盡英豪」,指孔子傳世的道理能振興人心,發人深省,是關乎生命和道德的教育,而學校希望能培育以儒家思想為終生依恃的學生。學校每逢周一和周會,都有教師講解儒家精神,中文科每周也有一堂專教儒學,日子有功,慢慢向學生滲透孔子做人處世的道理。而且學校有項特別習俗,校方非常鼓勵學生在家長日向父母敬茶,多謝他們養育之恩。校長笑言有家長非常詫異,說孩子以前從未給自己敬過茶。校長說在他們的年代,給父母敬茶或吃飯時待長輩先起筷,是普遍的禮儀,只是這種風氣已不流行。而因為沒有養成習慣,今天的孩子在尊敬長輩的行為方面,往往少了一份認真。亦因如此,學校要求學生不能與老師激烈衝突,也不可過分駁嘴,因為尊重師長是儒家思想基本要求。學生有不滿,可以向班主任反映,甚至直接到校長室投訴。與老師大吵一架,既無助解決問題,也損害師生關係,是極不理想的做法。校長繼續解釋,儒家思想可分為精神和實踐兩方面,例如「尊敬父母」是精神方面的概念,但「如何才算尊敬」則是實踐問題,會因時代不同而有差別。前面提到的敬茶和用餐禮儀,今天較少人做到,但是否等於今人全不尊重長輩?又未必如此,可能只是因為社會風氣改變了。因此在實踐方面,學校不強求學生遵循舊時習俗,但務求將儒家精神教給他們。校歌中的「五育兼陶鑄,八德宜恆保」,就是針對精神品德方面而說,心中誠敬,永遠比形式更重要。

中西學藝冶一爐 聲名日月高

學校以儒學為本,但如果認為校方滿口傳統,就大錯特錯。翻查校網,與外地團體的交流活動,多得令人驚奇,而且亦有相當數量的外籍交流生在校內就讀。把疑問告訴校長,他頗自豪地說,論及與國際團體的全方位接觸,孔聖堂中學在香港學界首屈一指。原來學校成立時,不少堂會成員是曾留學英美的知識分子,例如周壽臣曾是留美幼童,因此學校早有放眼西方的視野。校歌中的「中西學藝冶一爐,聲名日月高」,就是期望學生承接儒學道統之外,學習西方理論,融會貫通。以前中國落後,正因明清以來閉關鎖國,沒有認真了解世界。校長就任後對學生首次講話,就是鼓勵他們離開銅鑼灣,跳出香港,奔向世界。資訊和交通日益發達,若不理解其他國家和文化,就只是井底之蛙,難以發展。國際中學生會議、國際音樂比賽、舞蹈觀摩、到外國學校交流、參加過活動的學生,回港後行為和思想都有改變,自信心、外語能力、眼界都大有改進,這讓學校更加鼓勵學生出國見識。馬雲年輕時去澳洲一趟,從此開闊世界,因此遇到基層學生入選交流活動,卻有經濟困難,校方甚至願意資助旅費,只因不想學生被貧窮束縛了胸襟。校長認為,由於城市背景,普遍香港學生能欣然接受中西文化,這是先天優勢。比較起來,內地面對外國文化時常常隔了一重,因為本我思想強,「中國強」「中國勁」的念頭較牢固,故相對不容易吸收外地文化。中國和西方背景不同,所以表達方式有異,譬如西方人較直來直往,即使晚輩面對長輩,也可能直接表達不滿;中國人相對婉轉,後輩對前輩說話往往謙厚一些。因此學習了中西文化,仍要懂得協調、折衷,才能真正「學貫中西」。其實在道德方面,中方西方道理如一,均認同尊重、尊敬的重要。校長舉例,學校不許學生和老師吵架,是保存了儒家的尊師思想;而允許學生向校長投訴,不至全然家長式管治,則是結合了西方思維的協調結果。

小康臻大同 先聖夙倡導

至於將儒家思想和西方知識共冶一爐後的終極目標,校歌有言「小康臻大同,先聖夙倡導」,就是藉此建立一個小康社會,最終達至大同社會。《禮運.大同》是本地生和外地生都要背誦的篇章,當中「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與今天的民主思想如出一轍,但孔子能在2000年前的封建時代提出,簡直石破天驚。校長說,學校裏的本地生和外地生,加起來有十幾個民族,但很奇妙,全無種族歧視和欺凌事件,不得不令人相信,儒家教育核心精神確是和諧,能栽培學生成為有道德的、完整的人。校歌最後一句「親愛精誠齊奮發,責任在吾曹」,唯願師生繼續胼手胝足,以進大同。

(校歌立正系列之四,完)

(原文刊登於2018年10月26日明報世紀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世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