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像湯大狀般真誠擁護 才能避免DQ(文:曾志豪) (09:00)

香港的立法會本身已有制度缺陷,議員「牙齒」剝掉,才走入籠內。而DQ(取消資格),則連進入這個籠子的渠道,都要額外上鎖。

以選舉主任之名,行政治審查操控,非我族類,不得角逐。等於把特首選舉的小圈子框框搬到議員身上,以後可以入閘的候選人,要不便是極端媚共的自己人,要不便是共產黨覺得你是安全的敵人,讓你入去小打小鬧。

劉小麗和香港眾志成員因為「自決」而被DQ剝奪參選權利,反而突顯了他們要求「政治自決」的重要。原來即使維持以往的「參選權利可以自行決定」,也變得奢侈不切實際。

下一步如何自處?

奉勸泛民不要為了入閘而跟着政權指揮棒走,為了入閘而洗底不談某些政治字眼。避到一時,還能避一世嗎?

如果妥協而入閘,但議員任期內「原形畢露」發表了觸碰紅線的言論,換屆競選時也可能授人以柄,面臨DQ風險。

當然如果能做到像湯大狀那種華麗轉身的程度便不同了。

說來諷刺,湯大狀的言行其實也是長時期和政府不咬弦,反對高鐵在香港市中心搞「一地兩檢」甚至說衝擊「一國兩制模式」。他曾反對「人大釋法」,簡直不尊重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權,某程度也是一種「政治自決」的主張。

但他一樣可以被委以行政會議成員尊榮身分,得到政府信任。為何又沒有人質疑他「是否真誠擁護特區政府」呢?

或許不單個別議員,而是整個香港在北京眼中也是「不真誠擁護基本法」。所以李慧琼提出應該仿效西方,在主要公園掛國旗,「潤物細無聲」,讓青年人面對「一國」的現實。

如果做這些門面工夫便能加強青年人對國家的認同和歸屬感,倒不如全面執行,學校要掛習近平的大頭照片、學生要抄寫《之江新語》。

是否這樣,香港在中央眼中才叫順從呢?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