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縱有前行願景 難燃市民希望(文:周永新) (09:00)

今年施政報告題目是「堅定前行 燃點希望」。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用了「前言」和「結語」兩部分,分別解釋「堅定前行」和「燃點希望」的意思。

特首說的「堅定前行」,是指她出任特首後,因「對香港(有)更大的承擔,更堅定的信心和迎難而上的勇氣……」所以必須「前行」,提升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大力推動香港創新科技發展。除此之外,對於多年爭議不休的民生事件,特別是土地供應和取消強積金對冲,特首認為是時候「議而有決、決而有行」,不能再蹉跎歲月。最後,特首希望以「先易後難」的方式,減少議會劍拔弩張的局面,這樣有利經濟和民生的措施便能在議會順利通過。這就是特首說的「堅定前行」:她坦言前行的路不易走,但她相信「這將是一條讓香港再次起飛的康莊大道」。

「堅定前行」和「燃點希望」的意思

到了「結語」部分,特首盼望長達6萬字的施政報告能「為香港燃點希望」。她說經過一年多的特首生涯,小心聆聽和細心觀察,得出的結論是:「香港的固有優勢有增無減、香港人依然優秀、香港的拼搏精神亦無消失……」她認為香港仍然深受外間重視,甚至投以羨慕眼光。而在這基礎上,特首相信自己和她的管治團隊「有能力建設好香港」,關鍵在於港人能否好好把握「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的機遇。最後,特首提醒港人「國家始終是香港的堅強後盾……」所以她深信,香港「一定會看到希望」。

特首的「堅定前行 燃點希望」,表達的信念,應是她自己和司局長的想法。但施政報告傳遞的信息,真能在市民心中燃起希望嗎?特首在施政報告中顯示的膽量、「議而有決、決而有行」的精神,市民除了對她增加幾分敬佩外,特首的「前行」能夠得到他們的認同嗎?對特首「結語」所說的3個「相信」,市民又是否有同樣的感受和信心?

特首有勇氣和承擔並不足夠

首先看的是特首說的「前行」。特首自己承認,施政報告所提的多項建議,以前都曾在坊間討論經年,政府也曾反覆審議,最終卻未能作出決定,現在她要以「堅定的信心和迎難而上的勇氣」,為爭議的事提出解決方案。特首或許有勝過前幾任特首的勇氣,但有勇氣並不代表提出的方案就是市民的要求;如果方案不是市民的期望,市民會「收貨」嗎?特首就算有更大承擔,但市民可能覺得她只是憑一己的意思「前行」,並沒有真誠聆聽他們的意見。

以最受爭議的土地供應為例,現在特首在施政報告提出的,是以「明日大嶼」為土地供應的長遠目標,中短期則輔以新界棕地的規劃重整,及與私人發展商合作開發新界農地(美其名為「土地共享先導計劃」)。特首在土地供應上的「前行」,公布後即爭議不斷,過去個多星期有不少評論,觀點不在這裏重複。但從市民大眾的角度看,他們最無法理解的是:在「土地大辯論」的18個選項中,為什麼特首只選出3項先行?是這3個項目早就是政府想做的?還是政府對其他項目未能拿定主意?市民最感疑惑的,是特首沒有在施政報告中交代粉嶺高爾夫球場的未來用途,這樣選擇性的「堅定前行」,難免在市民心中打折扣。

市民不滿土地供應選擇性「前行」

除此之外,現在特首所提的3個土地供應項目,共同點是離開完成建屋的日期都十分遙遠:「明日大嶼」是名副其實的願景,預計到2032年才會有第一批居民入住,看來到了東大嶼成為似模似樣的新市鎮時,應是「50年不變」的尾聲;重整新界棕地和公私營合作開發農地,現屆政府能夠在任內明確定出方向和政策已是不錯的了。總言之,在市民心裏,這些土地供應「前行」措施,怎樣看都未能解決他們住屋需求燃眉之急。特別是「明日大嶼」,猶如海市蜃樓,可望而不可即。筆者並非反對特首土地供應的願景,前幾任特首如果有遠見,早就應該對長遠土地供應作預備;但現在才拿出長遠的規劃來應對市民嚴峻的住屋困難,怎能在市民心中燃起希望?

特首另一「前行」的決定,是取消強積金對冲。政府決定取消強積金對冲是上屆政府的事,但提出的方案未能得到勞資雙方接受,僱主從開始就是反對取消對冲。現在施政報告中提出的加碼方案,政府的讓步可說是史無前例,除了協助僱主的金額增至293億元外,更令人吃驚的是資助期長達25年,是另一項可能跨越特區政府「50年不變」的措施。

取消對冲 燃起打工仔心中怒火

就是政府這樣讓步,現在的取消對冲建議,會在打工仔心中燃起希望嗎?我看非但未能燃起希望,他們心中有的只是一團怒火。為什麼打工仔這麼憤怒?強積金的作用是保障僱員退休生活,本來就不應拿來對冲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現在政府拿納稅人的錢去資助僱主,雖然有現實需要,否則僱主不會輕易就範,但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理應由僱主負責,僱員又怎會因僱主得到資助而感激政府?

政府取消對冲的讓步方案,看來仍會在立法會中拉鋸,是否通過仍是未知之數。勞福局長羅致光希望有關法例可以在2022年通過,兩年後實施。就算一切如局長預料,打工仔還要等候最少6年才可看見僱主的強積金供款不被冲走。在這過渡的6年內,僱主每年30多億元的供款仍有被冲走之虞。政府這樣拖拖拉拉,受害的是打工仔,特別是年長的低薪僱員,到強積金取消對冲真的落實,他們也快退休了,拿到僱主的供款可以有多少?他們會覺得,政府最關心的還是僱主的損失,不是他們的退休保障。

林鄭月娥的「堅定前行」,能夠得到市民認同嗎?她願意承擔的工作態度,或許令不少市民感到敬佩;不過,她「前行」提出改善民生的方案,無論是土地供應或取消強積金對冲,極其量只是補償政府過去的缺失,怎樣看也不能說是與民同行,更無法在市民心裏燃起對香港前景的希望。

至於特首在施政報告「結語」部分說的3個「相信」,在市民心中是怎麼一回事,下次再談。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