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馬凱被逐會否導致美國取消《香港政策法》?(文:周日東) (09:00)

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Victor Mallet)被特區政府拒絕工作簽證續期申請,事件惹來國際關注。筆者擔心的是,在中美現時劍拔弩張的環境下,此舉會否成為美國取消《香港政策法》的理據之一?

馬凱的申請被拒,事件隨即被國際傳媒廣泛報道,馬凱任職的《金融時報》在10月8日繼續跟進事件,並以「香港的舉動有違言論自由」為題發表文章,指北京加強對香港的操控。更重要的是,歐美官方也已就此作正式回應,英國外交部和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分別「對事件表示關注」及認為事件「非常困擾」(deeply troubling);歐盟更直指「有關決定似乎出於政治動機」。可以說,事件明顯已提高至國際、外交層次。

由此路進,若以國際關係視角分析,實在很難不為香港揑一把汗。現時國際關係中最引人注目的當為中美貿易戰,尤其美國副總統彭斯在10月4日才發表了一番極為強硬的對華政策演說,甚至有論者認為這標誌着「新冷戰」的開始。在這樣的格局下,美國用上其他手段以全方位制衡中國,也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而其中一個選項,正好是取消《香港政策法》。

簡單來說,《香港政策法》就是區別香港和中國內地,承認前者在政治、經濟上和後者不同,並在出入境、貿易、海關等方面享有較寬鬆待遇。取消《香港政策法》,中國內地便再難透過香港繞過某些貿易限制(例如敏感科技產品的對華出口限制),這足以為北京添煩添亂。

前提是高度自治實施狀况

那麼,取消《香港政策法》的前提是什麼呢?就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實施狀况。根據該法,如果美國總統認為香港的自治程度不足以享受有別於中國內地的待遇,便可頒令終止《香港政策法》。從「表面證據」來看,馬凱的申請被拒,就可給予美方口實作出相關行動。

一般相信,事件的起因是因為外國記者會曾邀請主張港獨、現已被定義為非法社團的香港民族黨的前召集人陳浩天發表演說。這就與內地當局的做法如出一轍:當有外國記者的報道被北京認為「不合適」,有關人士就會被驅逐出境,不再獲發記者簽證。值得注意的是,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評論事件時,也提及這和外國記者在中國內地面對的問題一樣,做法亦不符《基本法》「一國兩制」的宗旨。這樣的說法是否意有所指?是不是有着為取消《香港政策法》稍作鋪陳的意味?讀者可以自行判斷。

當美國一旦真的取消《香港政策法》,連消帶打,自然影響香港。本港和其他地區的簽證安排,甚至是獨立關稅區地位,均有可能受衝擊,這對本地的支柱經濟活動,如進出口貿易、金融,影響深遠。這就是當初香港民族黨致函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取消《香港政策法》時,港府及各方反應極大的底因之一。

作為香港人,筆者當然不希望《香港政策法》被取消。不過,說句「政治不正確」的話:一個很現實的問題,當香港變得愈來愈像一個普通的中國沿岸城市,美國、西方世界又有何誘因維持香港有別於內地的對待(尤其是在這中美全面對抗的大格局下)?

大國博弈,波譎雲詭,香港就是身處夾縫之中,很容易被「牽一髮而動全身」。北京、港府稍一不慎,本港就會被輾個粉身碎骨。整件事如何發展,絕對值得大家留意。

作者是《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