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信息控制與大陸人的香港印象(文:陳韜文) (09:00)

回歸前後,無論是大陸官方或是民間,都視港人為「同胞」,視香港為現代、文明、繁榮、發達的世界大都會,也認為港人有能力治理好回歸後的香港,甚至認為港人也有愛國愛民族之心,曾為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做出無比重要的貢獻。總之,港人在大陸留有十分正面的印象。就筆者接觸所得,那時的大陸知識界對香港的發展也懷有希望,樂見香港的成就。

那是中港關係最好的時代。可惜好景不常。在過去10年左右,中港矛盾此起彼伏,到了今天,可謂急轉直下。大陸官方與民間,已把香港視為麻煩之都、成了分離主義的搖籃。從我跟一些大陸知識界分子的交流中,感到當年大陸人對香港的善意已悄然消散。他們打探的是何以有人出面搞港獨,有什麼勢力在背後推波助瀾。在一些人眼中,港人成了忘恩負義之輩,不但沒有好好利用中央寬大的利港政策,還整天在吵鬧,挑戰中央,仇視大陸人。港人已從當年文明講道理之輩,變成今天蠻不講理的街頭群氓。

大陸對港印象的轉變

香港印象的轉變,當然或多或少有其現實的根據。好像大陸人來港生小孩,造成醫院牀位緊張;來港買奶粉,造成奶粉缺市;來港買水貨,造成局部地區過分擠迫。由於這些問題影響香港民眾的日常生活,是以出現一些反彈行動:有些人聚合起來,向大陸來客抗議示威,表示強烈不滿。這些過激的行為當時在大陸的網絡得到廣泛的傳播,有人因而以為港人都仇視大陸人,香港不再是一個適宜旅遊消費的地方。

差不多在同時,中央官方對香港的政策態度也在改變。初期,中央一再宣稱「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治理香港的方針政策。到後來,所強調的是「一國」,自治權是中央給多少就有多少,不再懼怕被人指摘干預香港事務。同時,中國大陸也推出一些新的意識形態政策,所強調的是全面的自信,是中國的崛起,是舉國制度的優越性,在挑戰前不怕「亮劍」。在這樣的觀念裏,香港的特殊地位也貶為平常,過往要遷就的地方也被視為逆潮流而動的反動落後力量,要加以制服、剷除。

上有政策的改變,下有民眾之間的爭執,在彼此相互影響下,香港在一般大陸人的心目中的地位雖不至於一落千丈,但總體而言,已由正面轉為負面,由喜歡轉為存疑。雖云香港印象的改變有其現實的基礎,但是對比一下現實的全部而言,印象主要是片面誇大的結果。如果要真正了解現實,我們應該按比例把印象還原,放回全景中才能看到真實的香港。

中央的責任

究竟中港兩地民眾互相仇視的來源在哪裏?要追究單一起點,並不容易,因為很多事情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這樣從互動中演變出來的,而且牽涉的人也多種多樣,難以一口咬定誰是罪魁禍首。不過,在目前的狀態下,如果要減少兩地民眾的仇視和誤會,要加強彼此的信任和尊重,中港兩地政府,尤其是中央政府,均有其不可推卸的責任。

首先,中央政府是中港關係的主導者,它的舉動影響廣泛深遠。它手上也確實擁有所有調控的工具,可以有效達至它想要的效果。大陸民眾對香港的認識及印象最主要是來自傳媒,而大陸的傳媒基本上都控制在官方手裏,是以中央政府在轉念之間,民間的認知及論述也可隨着改變。大陸傳媒中,《環球時報》不時對香港問題有尖刻的評論,何以中央卻讓此等出位言論不斷「干擾」中港關係?為何中央可以讓一些兩地民眾發生的小衝突,變成網絡中的大事情?為何中央讓網絡中過激的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波及香港?這裏不是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問題,因為大陸的傳播系統,全然都為黨國掌控,實際上不存在平常所說的自由問題。所以,要糾正大陸人片面的香港印象不是不可為的問題,而是中央為不為的問題。

香港政府的責任

至於香港政府,也有它的責任。不過,香港有新聞及言論自由,要求政府管控傳播並不恰當。回想起來,當年兩地民眾因資源短缺而起的衝突,只是城市管理的問題,完全沒有必要讓其達至差不多失控的地步才設法制止。政治方面,特區政府也沒有必要不成比例地標榜港獨思潮的出現,加強中央及大陸人對香港政治化的印象。

不過這些都過去了,問題是特區政府還有什麼可做。我覺得,香港可以在都市形象管理方面多下工夫。首先,要把大陸民眾對香港的印象放在特區政府考慮之列。平時要探究他們對香港的認知及印象,以及其影響來源。有了這些認識才能有效制定宣傳政策,糾正片面的印象。大陸的城市宣傳非常活躍,香港何嘗不可以利用中國大陸的傳播渠道向全國民眾推廣自己的形象?有了另類平衡的聲音,大陸民眾心中的香港才不至於為《環球時報》以及大陸網絡群氓所壟斷。如果中央真的想減少中港關係的緊張,我想它沒有什麼道理不支持特區政府這樣平和合理的舉措。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