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打破運輸政策的想像(文:王慧麟) (09:00)

港鐵又出事了。前天港鐵早上繁忙時間出現事故,導致4條港鐵路線故障,行車時間大增,港鐵站內外都是人潮湧湧。港鐵呼籲市民乘搭其他交通工具。但當日其他交通工具一樣迫爆人,加上交通事故等,部分道路交通癱瘓,於是有一些地區如將軍澳,居民完全無法正常進出市中心上班上學,市民「媽聲四起」。

一個月前,香港遭風暴「山竹」蹂躪,即使鐵路好快恢復服務,但因為四處都是塌樹及垃圾,行人道及馬路被堵住,市民行不得也哥哥。這一次卻是港鐵大失誤,市民一樣鬧爆。近一個月來,發生兩次大型事故,市民因為天災及人禍等令社會空轉半天。這兩次事件揭示的,已不是單純的運輸事故應變及協調的問題,而是我城的運輸政策,是不是需要一套更大膽及進取的做法去改造的問題。

運輸災難 非靠「協調」就可處理

過往港鐵出現事故,一般的應變是因應受影響的路線,即時調動其他交通工具包括巴士等來疏導乘客,然後待港鐵站恢復正常服務為止。但「山竹」之衝擊及前日的港鐵事故可見,現在的運輸事故,已不是靠什麼運輸交通協調機制,調度其他交通工具來「頂檔」就可處理,因為近兩次的運輸災難,影響之廣、時間之久、人數之多,已超越過往的3年一遇或5年一遇的情况,而是隨時一年數遇,影響範圍既深且廣,單單加派十幾二十部巴士、加強調配小巴,也不能處理。而且,由於這些大型運輸工具癱瘓,有的市民索性用私家車上班,更進一步令道路擠塞,令交通情况更惡劣。

所以,這兩次事故警醒了我們,需要用一套新穎及大膽的想法,有需要時及早在規劃上入手,應付這些突發性大型事件。有住在將軍澳近工業邨的舊同事對筆者說,曾考慮走路到九龍,但想起要走環保大道,在下雨的情况下,根本沒有可能。有住杏花邨的舊同事說,她想過是不是該坐巴士等往中環,但巴士大排長龍,也想過走上柴灣道再去筲箕灣再轉電車,但想起要行柴灣道,上斜落斜也感到吃力。

當初籌劃新區 沒想過鐵路特大事故

這裏有一個問題:政府當初籌劃新區的時候,是以鐵路帶動樓房發展以及人流,顯然沒有想過天災帶來的巨大衝擊,以及鐵路會出現特別大型事故,而且發生的次數比以前頻密,所以當有大型事故發生之時,這些地方就成為孤島。加上,在當初規劃新區時,是以鐵路為核心,所以沒有考慮到在大型事故時其他非鐵路的運輸選項,所以當鐵路癱瘓、道路擠塞,上班族就無處可走。住在將軍澳的舊同事,最終也是選擇搭區內交通,在翠林下車後經寶琳路往秀茂坪道,好明顯很多市民走這條路出市區。

有些人說,我們不是說要發展智慧城市、副都市中心(如啟德)、無紙辦公室,以至迎合青年需要的斜槓(slash)生活嗎?當我們發展好這些基建配套,市民就毋須每天早上尖峰時段搶搭港鐵云云。這個說法,筆者已經聽了十多二十年,都是「吹水」居多。與其發科技白日夢,不如面對現實,思考一些更進取運輸及規劃想法,付諸實行。

思考單車友善行人友善做法

筆者不是城市研究學者,對城市空間的改造,不甚了了,但至少會想到,在舊區例如港島海旁的單車道搞了十多年,理應加速接通,讓市民可以踏單車上班,那麼前天在港島東一帶「塞爆電車」的情况可以改善。又例如一些新界進出市區的幹道,是否有一個單車友善的通道,讓市民不用有環法單車賽單車的性能及選手的體能,都可以順暢地出入市區,讓市民多一個選擇呢?而一些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的進出市區的行人路,又可否思考一個行人友善的做法讓市民出入呢?又例如以往有些團體曾經提過,將中環部分地區闢為無車通道,讓行人更暢達地往中環各處等。必須承認,港島中環金鐘灣仔一帶,就是市中心,現在如此,將來也如是。現在民間團體也應大膽提出進取的城市空間構思,打通官僚思考的經脈,衝破現有官僚的運輸政策之想像,讓社會討論更多城市運輸及空間選項,總好過每次港鐵出事,市民就坐困港鐵站或巴士總站,無法前行。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