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上一篇

信任(文:健吾) (09:00)

對不起,我不太信任的。過去的日子,不少人跟我說「無現金城市」是何等的重要,在台北的街頭我看到夜市都開始接受各式寶號建構的二維碼支付系統,國產、台產的都好像愈來愈多人用了。還有美資日資韓資的電子支付系統,都進入了大家的生活。過去一星期,我做了一個實驗:在香港,你可以不用現金嗎?還是可以的,帶幾張卡就可以了。電話、行動電源、信用卡、八達通,加上有智能手表,你的消費都可以被記帳。

但電子消費,會引發很多問題。這些問題,是不是過慮的呢?像用手機應用程式叫車,被司機取消單據之後,會不會多扣我錢呢?對不起,那一秒你是不知道的。你要收到月結單的那一秒,才會知道。你用信用卡的手機應用程式,都不一定看到紀錄。如果用國產的二維碼支付系統,又是否安全呢?看你是什麼人了。收了錢說安全的KOL(key opinion leader)一定會告訴你很安全的。當你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之前,它都是安全的。

所以,我真的不怪我們的創新及科技局長。他們真的以為在電台做訪問是跟朋友聊天,可以暢所欲言,更以為自己真的可以「一誠足以銷萬偽」。當人家節目主持問他會不會使用手機支付系統的時候,他說還是會用八達通,還說:「如果譬如話你要轉帳呢,我要將個人某個戶口畀佢,咁我又驚嗰個戶口又唔可以擺太多錢,因為到時畀人hack咗又冇咗。」楊局長還是心直口快,說那些派紅包的(大多是祖國製支付系統),會怕被hack的。果然了解市民的心聲。

同樣了解市民心聲的,還有教育局長。一個訪問說為什麼把子女放到國際學校,被傳媒說成「因為懶」。然後談到中文教育是否應該用廣東話,又引發軒然大波,結果需要解畫再解畫,說自己「撐廣東話」,方才了事。市民對「教育局長撐不撐廣東話」這件事有着很有趣的偏執,彷彿他個人的主觀意願,可以改變教學語言政策一樣。以前我們都不是說教育工作者都是專業的嗎?為什麼現在我們好希望教育局長開口撐廣東話?他撐不撐廣東話,可以跟用不用廣東話教中文是沒有關係的啊。大家都很清楚,中文教的,絕不止是語文技巧,而是意識形態、是中國人的思想。楊修之死,死於功高蓋主。門字添活字、一合酥,說的都是「揣摩上意過猶不及最後招致殺身之禍」的中國文化。青蚨飛出荷包是令人心痛的,小往大來的請客文化,也是在語文課讀王力的文章學到。中文科絕不止是語文能力,是政治、是意識、是思考方法、是價值建構。這些都不是「我討厭政治」的香港人懂得思考的問題。所以,香港人當然可以用最方便的方法,用錢買另一條出路。叫子女讀國際學校最好,黃皮白心,「我趕冬畫悉聽唔sic講」在香港就最有型,自由行至愛的尖沙嘴商場的店員還會笑面迎你呢。

愈來愈多港人遠離政治 不無原因

香港人的怨氣,真的是由劉德華或是林鄭月娥說的填海計劃填出來的嗎?在我身邊,說反填海的人,都是因為那個數字而有反應。那數字會帶來幾多就業人口,或是幾多將來的經濟效益,沒有人會相信。為什麼?因為過去的日子,小至手機支付,大至教育制度,我們的官員都是口中說一套,身體誠實地去做另一套。

這些事情,市民看在眼裏,叫我們信你?你當我傻的嗎?

信任難以建立,不信其實都不容易出現。可以令香港人那麼不相信政府,冰封三尺也非一日之寒。愈來愈多香港人相信行樂有時,遠離政治,不無原因。

(至於DQ(取消資格), 還有什麼好說。選舉只是其中一個戰場,要搞社運也不是一兩場戰役輸了之後哭哭啼啼就沒有「然後」。不做議員,也得要找別的事去做,也可繼續發光發熱。只是,很可惜,我們在一個很沒有「然後」的社運氛圍之中,也是事實。聊備一格,補記一筆,看看有幾多社運中人看到之後,看我不順眼,又在網絡對我口誅筆伐吧!)

作者是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