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梁漱溟未聞大道之說有感——新冷戰背後的文化差異(文:王卓祺) (09:00)

最近看到幾篇國際關係的文章,從理論層次分析中美貿易戰及新冷戰的緣由,頗有意思。原來,國際關係亦有一個人性的假設。從這一點,我又參考了百年前梁漱溟先生說過一句話:西洋人「未聞大道」!處於中美關係緊張狀態下的香港,身邊反華噪音不少,對國家一舉一動冷嘲熱諷。這些人以為中國倒下,自己可以置身事外。本文目的為自覺是中華民族一分子者打打氣。中美貿易戰及新冷戰不會一時三刻完結,究竟鹿死誰手,日後自有分曉。今天,我們可以借鑑歷史文化智慧,長長見識,要有點文化自信。國際秩序在實力之外,還有中國人天下為公的說法,即講信修睦,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國際關係亦應如是。

梁漱溟的大道與霍布斯的森林定律

年僅25歲被蔡元培聘任為北京大學印度哲學講師的梁漱溟,29歲出版《東西文化及其哲學》(1921年)。在書中,他解釋為何棄佛入儒:「我又看着西洋人可憐,他們當此物質的疲敝,要想得精神的恢復,而他們所謂精神又不過是希伯來那點東西,左衝右突,不出此圈,真是所謂未聞大道,我不應當導他們於孔子這條路來嗎?」梁漱溟所指希伯來,即Hebrewism,以反對現世幸福為標誌,所謂禁慾主義也。當時一戰剛完,西方大學者如杜威及羅素普遍對西方文化有所反思,並對東方文化有不知所以然的羨慕。就算清末民初大學者梁啟超,在歐遊時亦有西洋人對他表示西方文化已經破產,正在等待中國文化來拯救。這是何等諷刺——在西洋船堅炮利的年代,中國人居然被指問道於盲。

歐美主導的國際秩序是以1648年的威斯伐利亞和約開始,即以主權國家為主體,平等相待。然而,現實的國際秩序仍然以霍布斯的森林定律行事。國際關係是假設無政府狀態下,弱肉強食。現實主義理論認為權力均衡最終解釋國際秩序,即不均衡導致國際衝突。這便有進攻型現實主義一說,認為在無政府的國際秩序下,國家為了自身利益,要不斷擴充,直至成為霸權之後,才停止追逐權力。

當然這只是國際關係的一個講法。中國傳統有所謂王道與霸道之分。王道是以公治世的理念。中國近代受盡西方列強欺凌,缺乏軍事反制力量,當然霸道勝於王道。過去百多年,中國人尋求富國自強之道;今天較有自信的宣稱,已經離民族復興一步之遙,無非是有了較為紮實的綜合國力,才可以在西方霸道面前講王道、講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帶一路」承載了中國文化講信修睦的基因。在近百年中國從未有過的國家綜合實力,參考梁漱溟對西洋人未聞大道的評價才有意思。

梁漱溟所謂的大道,指儒家不計利害得失的態度。他認為這是孔儒與其他學派不同之處,並演化成中國人的風尚、中國文化之特異色彩。所謂「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儒家重視行為動機,不重視行為效果。這種做人態度與西方世界自文藝復興以來發展的文化路向不同,後者認識了「我」,並任由個性無限止擴張。

梁漱溟認為「一切西洋文化悉由念念認我向前求而成」,這個「我」背後便是個人欲望。他引述羅素對一戰後西方社會改造的建議,就是控制佔有的衝動。羅素認為衝動是欲望的核心部分,是行為的緣由,不過是較開明有意識的部分。根據羅素的反思,一戰的最深層緣由來自衝動,就算戰爭是毁滅性,不論勝敗,衝動起來,千千萬萬人如瘋似狂,甘遭毁滅,攔阻不住。不計較與衝動的欲望相比,從文化角度解釋國際關係戰略分歧。

美國霸權的狂妄自大

新馬克思理論家葛蘭西認為國家層面的霸權有兩種表現形式:一是有主宰其他主權國家的權力;二是要有知識和道德的領導權。後者是使其他主權國家及人民相信稱霸的作為符合共同利益。「美國優先」並非特朗普首先提出,但他的政府做得毫不掩飾。舉例說,今年9月,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居然明目張膽恐嚇國際刑事法庭的法官,若他們對任何美國公民提出控訴,華盛頓便會對他們採取金融制裁及刑事指控。

國際刑事法庭根據《羅馬規約》,有權對犯有種族、反人道、戰爭、侵略4種國際罪行作出個人起訴和審判。美國的反制恐嚇,可以說是將霍布斯的森林定律發揮到極致。這個任性妄為的霸權,如何能夠令人信服其道德的領導權呢?

美國在中國周邊製造事端,莫過於1979年開始的「自由航行計劃」,這符合美國全球海空域「自由介入」的戰略需要。然而,美國是迄今少數拒絕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國家之一。美國建立自二戰後最大的軍事力量,估計全球擁有500至1000個軍事基金。據澳洲紀錄片導演皮爾格的報道,美國在太平洋馬紹爾群島到日本、南韓,共有400個軍事基地,將導彈及核彈對準中國。而中國只有非洲吉布提唯一的「海外軍事基地」。兩者軍事力量何其懸殊,美國卻宣稱中國崛起對美國產生存在性的威脅。

總結

幾百年前鄭和下西洋,其艦隊遠至東非,但中國人並未因此侵略他國建立殖民地。這可說明中國文化本質的非擴張性,講求王道,有天下為公的職志。梁漱溟講的大道,指儒家的不計較態度。以此推論,今天中國推動「一帶一路」戰略背後所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中國文化的當今實踐。當然,在一個迄今仍然是霍布斯式霸權主宰的國際秩序,中國的任何舉動都會被渲染為顛覆現有的全球秩序。毛澤東講過一句話:風物長宜放眼量。究竟中國行王道不行霸道的歷史會否重複,我們走着瞧之外,還要有點文化自信!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