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從楊潤雄被網絡霸凌 看失敗的普教中改革(文:李輝) (09:00)

教育局長楊潤雄近日於港台節目中說「我們廣東話對香港來說其實是一個優勢……整個世界將來中文的發展,是以普通話為主……我們用廣東話學中文,將來會不會長遠?」並認為應由專家研究香港語文教育政策,以鞏固本港兩文三語的獨特優勢。

這些觀點,在筆者看來,相當四平八穩、客觀中立。孰料,節目一經播出便引起軒然大波,而他本人也繼劉德華之後,在網絡世界遭極盡惡毒的謾罵與圍攻。何以致此?作為長期關注香港中文教育政策的學者,筆者想藉此機會分析一下這一事件的前因後果。

肉食者謀之的普教中改革

1999年課程發展議會發表《香港學校課程的整體檢視——改革建議》,提出以「普通話教中文」為遠程目標。但因一沒師資、二沒方案、三沒經費,實行起來特別困難,普教中未有普及。2008/09學年,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推出「普教中支援計劃」,斥資2億元資助中小學推行普教中。計劃分4期推行,每期支援40所學校,每所學校連續資助3個學年 。

有了經費和項目支持,在2008至2013學年間,全港推行普教中的小學由55%增至70%,中學則由31%增至37%。但中學的普教中,一般只限於初中階段,高中則沒有(因為要應付高考)。根據語常會資料,推行普教中的學校,中文科課堂以普通話為授課語言的比例必須超過50%;普教中的教師也必須符合普通話教師口語的語文能力要求,或考獲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普通話水平測試二級乙等或以上成績。

草根階層的反彈

試行計劃完結後,立法會曾於2015年4月開會檢討成效。同時,社會各界對香港的中小學應否全面推行普教中也有激烈爭議。對於政府傾向全面推行普教中,社會特別是草根階層的反彈非常明顯。有議員批評教育局未有公開計劃檢討報告。但是,教育局表示已委託本地大專院校就計劃進行追蹤研究,指出初步研究結果顯示,學生減少使用俚語,在書寫中文方面已有所改善,會「在適當時候公布報告的研究結果」。

2016年1月,教統會前主席梁錦松在公開場合表示「非人人母語是廣東話」,建議推行普教中,又引爆這一話題。

由普教中退回粵教中

2016年,教育局發布中小學中文學習領域課程諮詢文件,指明各校可延續過去多年做法,繼續普教中。此舉引起反響,有人擔心普教中會削弱學生粵語能力等;也有人認為,普教中屬教學議題,本質單純,應回歸教育層面來討論。政府則呼籲各界人士尊重學校專業,不應一刀切反對普教中,更不應將其政治化、上綱上線。據語常會統計,2015至2016年,香港採普教中的小學達72%,中學也有37%。但爭議發生後, 有很多家長提出重新粵教中,也有小學開始嘗試。

普教中問題在哪?

其實,對於普教中的問題,本港學者並未達成共識。有學者認為,年紀愈小吸收能力愈強,因此在小學階段推行普教中沒有問題。也有學者認為普教中對學生學習幫助不多,甚至會影響中文知識的深度和進度。而且中文程度高低,並非由教學語言決定,太早以普通話學中文,反而會妨礙兒童學習語文。

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資料,香港九成人口是以粵語作為日常用語。因此,本港學界主流意見認為,如果不以粵語作為學習語文的教學語言,而改以日常少用的第二(甚至是第三)語言——普通話——學生在學習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對學習內容的疏離感,肯定比使用熟悉的粵語要大得多。因此,普教中可能很難達至中國語文科更高層次的學習目標。另外,若以普通話學中文,須學習普通話的讀音、拼音,加上英文科的讀音、認字及拼音等,小一學生可能會負擔不了。此外,還有人質疑普教中的師資問題,將討論延伸至教學質素。這是因為普通話始終不是大部分香港教師的母語,有教師擔心自己發音不準確,因而不太願意以普通話授課。

筆者認為,普教中改革失敗的原因,就在於特區政府缺乏全面科學的語言教育政策和長遠規劃。雖然首任特首董建華在其施政報告中,明確提出要將香港建成「兩文三語」的國際大都市,但隨後幾任特首對此並無實質跟進。

因此,作為教育局長,楊潤雄提議就普教中改革以及兩文三語政策進行長遠的學術研究,實屬份內之事,也是盡責表現。各界根本毋須擔心甚至做出過激反應,更不應以陰謀論視之。事實上,學術研究向來有其嚴格的程序和規範,其結果並非楊局長所能控制。

因此,社會各界應該平心靜氣討論此事,靜待最終研究結果。謾罵和侮辱從來不能解決問題,而嚴謹的科學研究才是改進教育決策的關鍵動力。在此,我要向楊局長表達一名學者的支持與敬意。

作者是澳洲麥考瑞大學教育研究學系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