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出入境管制權力的天使與魔鬼(文:王潔瑩) (09:00)

北美時間10月5日早晨一覺醒來,突發新聞提醒在電話熒幕閃動,是來自不同媒體對香港外國記者會(FCC)第一副主席、任職《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的亞洲新聞主編Victor Mallet被特區政府拒絕更新工作簽證的事件。有關FCC的新聞,第一時間就讓人想起不久前的8月,現已被定義為非法社團的香港民族黨的前召集人陳浩天獲FCC邀請演講,從而引起香港政府和中國大陸媒體連番批評。當時的香港民族黨,已經被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引用《社團條例》提請取締。不難想像,這次金融時報主編被拒續簽證的事件會再次引起社會廣泛討論。

事件並非意料之外

眼見這幾年香港社會的變化,筆者認為,事件的發生並不是那麼意料之外——無論對於香港政府的管治,還是放置在「後雨傘」香港政治文化變化。撇除罕見的「暴動罪」,或者回歸後政府第一次用國家安全為由動用社團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單單在出入境事務上,這幾年間就已經有不少境外政治人物被香港拒絕入境。而這次金融時報主編被拒絕工作簽證續期,則是這些變化的延續。

從2014年開始,不少來自台灣的政治學者和政治人物被特區政府拒絕入境,已是見怪不怪。後來也相繼有來自英國和日本的政治人物被拒絕入境。當然,一個主權國家,或者擁有出入境管制權的地區,有權限制「不受歡迎」的人進入或逗留境內,而毋須給予任何解釋。根據《基本法》第154條,「對世界各國或各地區的人入境、逗留和離境,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實行出入境管制」。但是每一次類似的事件發生,我們都很想知道一個明確的理由,但卻永遠得不到一個清楚交代。

出入境管制依據是什麼

我們不禁會問:香港入境事務處執行的管制到底依據是什麼?筆者為此查詢了香港法例第115章《入境條例》 第11條「入境准許及逗留條件」。首先,凡獲准入境香港或留在香港的人,入境事務主任或助理員均可向他施加條件,包括逗留期限、認為適當的其他逗留條件,或撤銷/更改其有效的任何逗留條件/期限;處長亦可隨時向任何人(享有居留權的人士除外)施加逗留期限以外的任何逗留條件。除此以外,「總督(Governor)可隨時將對於某人有效的逗留期限更改,更改辦法為將該人可以留在香港的期限縮短」。

「總督」也可對所有人或適用於某一界別或種類的人(享有居留權的人士除外)更改或撤銷有效的任何逗留條件,或向這些人施加任何逗留條件。誇張地打個比方:例如「總督」可以在機場的入境櫃枱前面發布命令,拖行李箱的人全部不被批准入境,毋須理由。這時候,就只有享有居留權的人士和沒有拖行李箱的人可以入境了。

接下來的疑問是:逗留條件是什麼?按常理說,一名被世界知名媒體所聘用的資深新聞工作者,在香港沒有作奸犯科,理應不會變成「不受歡迎」的人,反而應該是香港作為國際都市的寵兒。特區政府入境規定,一般來港就業和投資人士,如符合準則,可獲考慮批准。準則包括與這次金融時報主編事件密切相關的:沒有保安理由拒絕申請,而申請人亦沒有任何已知的嚴重犯罪紀錄,以及其他包括良好教育背景、專業技術才能、已獲聘用和職位本地不輕易覓得本地人擔任等。

根據Victor Mallet的簡歷,他很難不符合後面的那些準則,也沒有被查到有犯罪紀錄。那麼,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被拒絕?是不是「保安理由」?筆者搜尋了特區政府法院案例庫,涉及「保安理由」的案件都是威脅人身安全或破壞財物等事項,例如未經授權進入私人物業。那麼,到底金融時報主編涉及了什麼「保安理由」?也許我們永遠不會得到一個清楚交代,政府也完全有權利保持一貫的沉默,讀者也只能自行推斷。

是的,根據基本法賦予特區政府的權力和香港法例規定,香港政府的確在出入境管制上享有相對獨立的權力,以上例子足以說明這個權力的範圍。今天特區政府拒絕Victor Mallet的工作簽證續期,理由不得而知。如果有一天,中央電視台記者孔琳琳入境香港旅遊,或者來港工作,特區政府是否也可以「保安理由」拒絕?根據法例是可以的,只是政府會不會執行,我們不會知道。孔琳琳是誰?9月30日,中央電視台記者孔琳琳在英國保守黨一個香港論壇上,大聲向與會者包括戴耀廷、李柱銘、羅冠聰等喊叫,並被拍攝到用手攻擊在場工作人員。該記者被逮捕後獲釋。

魔鬼在細節

1997年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賦予了香港從政治經濟到社會文化的彈性空間,也是穩定人心的口號。這個「高度自治」的空間包括了出入境管制的權力。的確,這個權力讓香港繼續保持亞洲交通樞紐的地位。而香港本身相比起許多西方國家都寬鬆的就業簽證條件,多年來也的確吸引了來自全球的精英。但是金融時報主編的案例讓我們看到,權力的一面,是香港一直以來的「開放自由」;另一面就是「管制阻止」。擁有這個權力以實施「管制」的、有權決定何謂「不歡迎人士」的,根據法例,是「總督」,也就是今日的特首。但我們的特首如何產生?向誰問責?

曾經,香港不但是中國大陸的轉口貿易港,更是戰時的文人避難所、思想陣線的前哨站。今天,當中國大陸已有滿滿的「文化自信」,香港之於大陸似乎只剩下經濟貿易能繼續享受「兩制」的優勢。在出入境管制問題上,當「一國」統領「兩制」和「高度自治」,在細節之中,我們看見權力中的天使與魔鬼。

作者是香港浸會大學傳播學博士、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前博士後研究員,現居美國芝加哥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