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又係馮檢基?(文:曾志豪)

馮檢基又和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扯上關係,又和泛民中人意見不合。和3.11補選比較,這次爭拗已由「人民內部矛盾」惡化為「敵我矛盾」。

3.11補選時反馮人士最多指控他「不知進退」,質疑他的政治智慧。但今次補選風波,則直接變成「收共產黨利益𠝹票」,這是質疑政治人格了。

觀眾難免感慨:點解又係馮檢基?

這可以分為「個人因素」及「環境因素」。個人因素:馮檢基對議席的重視近乎偏執,對自己的能力過分自信,譬如覺得自己仍是「當打之年」、可以做中場校炮分波角色等;又或者他覺得自己2016年敗陣是跨區「作客」新界西之過,如果回到主場九龍西便打高一班波等等。

這些都不重要,陳玉娥也覺得自己有力當選,反正投票便能見真章。

更重要是「環境因素」。這兩次的馮檢基風波,都和泛民機制有關。3.11補選泛民設立初選制度,定下了初選第二高分做Plan B的機制。但後來發生了「屈基」事件,不要初選排第二的馮檢基做Plan B,因此引起爭議。可以說,如果當日泛民信守機制,便不會有馮檢基風波。

但更重要的問題是,為何會有Plan B之說?因為兩次補選,泛民都派出或打算派出被DQ(取消資格)的過來人作「復仇」之戰,但又怕被DQ的Plan A參選人會再DQ,唯有設Plan B。

觀眾難免問:明知Plan A有風險,為何仍要冒險?有說是政治倫理,DQ者理應奪回所失議席。但泛民視補選是生死存亡之戰,關乎非建制派的關鍵少數能否守住的戰爭。在這個情况下,究竟「政治倫理」重要,還是安全穩健勝出才更重要?

泛民傾向Plan A人選以「政治倫理」為原則,但去到Plan B人選又變成要挑選「最強勝算」。既是如此,何不直接把又穩陣又有勝算的Plan B變成Plan A呢?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