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謾罵法官的歪風(文:呂秉權)

反新界東北案13人終審上訴得直後,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在facebook兩次寫道「法官老爺已成青年殺手,社會罪人!人們應想想法治是怎樣墮落的!」吳又指「法官老爺專業失德……道立不立,不是馬老爺、牛長官說了算」。

公眾人物應當小心言行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回應記者提問時說:「一些人士對於法官的批評甚至人身攻擊,我表示遺憾。這個亦不是第一次我站在此向大家說這些說話,這個亦沒有政治立場之分。無論是哪些人士就法庭裁決作出這些不合適言論,這些不合適言論就是他不滿意法庭裁決,從而詆毁那位法官或蔑視我們的司法制度或甚至人身攻擊某一位法官,都是不能接受的。這個對於香港司法制度、司法的精神都是一大損害。」

對法官人身攻擊,可能會構成藐視法庭,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公眾人物應當小心言行,不能作錯誤示範、助長歪風。

對減刑不滿,未知是否一視同仁?六七暴動後,一些因暴動而入獄的囚犯亦曾獲減刑。1969年5月,當時的港督戴麟趾接受「監犯徒刑審查委員會」的建議,對11名被判刑4至5年的犯人,減刑至3年以內;較早前,又對44名獲刑1年或以上的青年犯減輕刑期(《消失的檔案》引述1969年5月10日《華僑日報》)。

為此,未知吳人大對此等減刑又有何表態?會否臭罵已故戴麟趾不應減刑,專業失德,淪為青年殺手、社會罪人,令香港法治墮落?如果如此不公,未知工聯會會否要求翻案,爭取當事人回復當年刑期?

近年,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士對法官的裁決多了指指點點、謾罵,甚至人身攻擊。

2015年, 有人批評「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罵「禍港法官、狗官、黃屍法官」。同年,元朗反水貨客女示威者「以胸襲警」被判囚,有人事後展示斥裁判官為「人渣」的紙牌。

2017年,「七警案」判決後,有人裝成外籍法官模樣並且「被打」,又展示指名道姓、罵法官為「食屎賊」的標語。

以上做法,不論什麼政見立場都不應為之。普羅大眾不該,有頭有面者更不該。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在《港澳研究》期刊2017年第4期一篇論文寫道:「部分香港的法官也不一定能夠充分意識到他們在維護國家安全上的責任,或者有可能對國家面對的安全威脅不理解和不重視。」

香港法官跟內地法官不同,不用聽黨話、跟黨走、愛黨先於愛國、重視黨的事業多於人民和法律,不搞什麼「三個至上」——黨的事業至上、人民利益至上、憲法法律至上」(法律排最後)。他們自有自己的法律專業和權威。

或許,在是非紛亂之時,最能起定海神針之效的是終審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的一段文字:「法官沒有任何主人」、法官「只對法律本身忠誠」、「何謂愛國,無舉世公認的定義」。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