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崇洋的迷思(文:黃任匡) (09:00)

上次,筆者從丹麥醫生Henning Rud Andersen發明「TAVI」的故事談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反思我們可以向這些歐洲社會學習的地方。果然,又招來了不少批評,比之前的更尖刻。這次不但罵我「崇洋」、「外國的月亮特別圓」,甚至連「賤骨頭」、「洋奴才」、「你就留在那邊給洋人舔××不要回來好了」等字眼都出現了。

本來在今日的香港,寫這種文章,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讓人罵個體無完膚,這類情况在過去幾年也見怪不怪。我也不主張動不動就罵人「五毛」,總是在批評中試着自省思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這次也沒有例外。

筆者躬身自省,自己是不是個崇洋媚外、黃皮白心的假洋人?答案是否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能讓我自豪的地方,但我總是會以華夏的文化背景而驕傲。大學時有教授聽我的英語說得還可以,以為我是回流的留學生,就問我「where are you from」。我卻以自己在港受母語教學而驕傲,高聲回答說「I am from Sheung Shui」,讓教授尷尬非常,想來真不識趣。

那麼既然如此,為什麼筆者提出在某方面「我們應該向洋人學習」,會讓好些讀者覺得不悅?又,所謂「崇洋」的罪名,到底是什麼回事?

崇洋指控 阿Q精神

我們從小就在課本讀過中國四大發明,教育我們古代中華文明的發達,讓我們以中國人身分驕傲。然後讀到近代史,看見晚清衰弱、列強欺侮的時候,心裏就不是味兒。記得學校裏有中史科老師教到火燒圓明園時說「其實那些洋鬼子也沒有什麼了不起,他們的船堅炮利還不是靠我們中國人發明的火藥嘛」。年少的我,聽了心裏好像就舒服了。

現在回想起來,這不就是「我總算被兒子打了,現在的世界真不像樣」的阿Q精神麼?

這種阿Q的「精神勝利法」,跟中國人動不動就給人掛上崇洋罪名這種習慣,可說是一脈相承的自卑心態。因為下意識地害怕中華文化被比下去,然後華人就無立足之地,於是就不准人家向洋人學習,不願面對西方文化比我們優勝的某些方面。因為一旦承認了這個,「其實那些洋鬼子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歪理就站不住腳了。

或許那些最喜歡罵人崇洋的中國人,才是最看不起中華文化、最自卑的人。

反觀近幾十年來,中華文化和其他的遠東文化在西方社會大行其道。研習中國功夫、書畫、禪道、儒學等的洋人不計其數。在香港、台灣生活,吃唐餐、說中文、以香港人或台灣人自居的洋人也不少。筆者倒沒有聽過他們有「崇中」這種指摘。

其實,華夏文明的高度和璀璨不證自明。華人在人類文明的貢獻也顯而易見,這並不是西方世界現代的進步和長足發展就能抹煞的事實。在早年大行其道的《槍炮、病菌與鋼鐵》一書中,美國白人學者Jared Diamond甚至大膽提出,總括來說,歐亞大陸所有人類文明的起點就不過兩個:一是肥沃月灣(即現今以色列、西岸、黎巴嫩、約旦、伊拉克一帶),另一個就是華夏文明。追本溯源,這兩個生機勃發的古文明,是所有其他文明如希臘、埃及、羅馬、印度、日本、南島語族等的終極起點。

知恥致勇 自強不息

中共專政,華夏凋零。生為華人,尤其是香港人或台灣人,手上拿着最後一點燈火,我等有責任傳承華夏文化,毋庸妄自匪薄,但更不應盲目地自我感覺良好。找出別人長處,再虛心學習,為華夏文明注入活力,才是歷久彌新之道。

日本經過明治維新,脫胎換骨,躋身世界大國之列。今日日本西化、現代化之餘,自身傳統的大和文化卻也保留和發揚得更好了。相比中國,在毛澤東時代和文革摧殘後,華夏文化已如風中殘燭。倘若我們繼續「玻璃心」,只懂罵人崇洋崇日而不思進取的話,華夏文明在我們這一代手上消亡殆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作者是杏林覺醒發言人,現旅居丹麥深造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