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文素養 需要如此換回來(文:健吾)

每次日本發生天然災害的時候,新聞的周期都好像進入一個套路:一、日本人反應快,即使是面對很大的天然災害的破壞都會很快修復;二、日本人即使面對災害,沒有食物食水,大家都守望相助,排隊時沒有聲音,大家沒有爭先恐後、沒有搶水搶糧,甚至有便利店提供「緊急服務」,可以提供熱食;三、日本人商販沒有坐地起價,沒有要顧客用1000日圓買一支水、10,000日圓買一個飯盒;四、機場雖然出現小量混亂,但日本人都沒有提出太多投訴。

這些都好像是一種「日本人性格」的表現。而這種被讚賞的「狀態」,是如何營造出來的呢?日本是一個有很多天災的國家,他們有火山爆發、有地震、有海嘯、有颱風。每次天災,都會令很多人的正常生活受影響。每次天災,都有可能會有人無家可歸、失去親友。所謂日常生活,都不是那麼的日常。所以,在我的朋友之間,他們都會很在乎「小確幸」,或是那種在卡通片中出現一家人晚飯過後什麼都不用做,圍着一個被爐閒話家常的日子,對他們而言都很重要。因為,今天可以一起喝茶,不等於明天可以。

這種「命運共同體」式生存模式會造就日本人有一種需要守望相助的必要,從小到大他們都會學習需要一起合作,都只因他們有迫不得已需要合作的時候。

反觀香港的狀况,也真的夠令人有一點不知所以。航空公司開出從新千歲機場回香港的機票價錢,有報道指可以高達3.6萬港元。要回香港,似乎一點也不容易。有些人從關西機場出到市區,坐新幹線鐵路到名古屋,然後坐廉航到台灣才可以轉機回香港。網絡上不少人都在找資訊,看旅遊保險可以有幾多保障。原來不少旅遊保險在你需要它的時候,都不會發揮什麼效用。每張保單保障範圍都不一樣,有些是「被取消的航班可以得到賠償,但你用另外的錢再買機票就不在保障範圍」。這些一切一切,都令旅人不可心安。難怪有香港的手提電話卡公司,免費為客戶增加數據服務,就贏得很多掌聲。

因為我們知道,香港的生意人是不會這樣做生意的。在香港,去年宵買一支水吃一串魚蛋,都會比外面的攤位或便利店貴。香港賣日貨的超級市場,知道北海道地震後,北海道來的南瓜由本來賣32元變成賣52元。電視台即時為觀眾尋找最新消費資訊,說中秋的日本生果果籃有機會漲價20%,大家需做好心理準備。

期望港人不會賺盡? 似乎不太可能

香港和日本,就是這麼不同的文化體系。最近有調查指,香港是這個地球之中,擁有最多超級富豪的城市,擁有3000萬美元以上資產的香港人,有超過1萬人。為什麼這個地方的人,可以這樣富有?無他的,香港是一個高度市場主導、森林定律的社會。你要得到三餐一宿,就得用盡你自己可以賣的東西去換來。在非常時期,就更是有危有機。只要適當的時候發一發災難財、吃一吃「人血饅頭」,翻一翻身,那你的事業、你的身家都會翻幾番。你期望香港人會像日本人一樣,不會賺盡嗎?似乎,真的不太可能。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當然,香港也有很多善心人的。很多時候,香港人都很有義氣,覺得日本有需要幫助,都有很多人傳簡訊給我,說想捐款到日本協助一下關西及北海道災民。

我有時會想:如果日本人的人文素養,是要用一次又一次流離失所、家破人亡換來,這個民族的宿命,又會不會太過悲愴?

作者是作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