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上一篇

重建沙中線 不僅需鋼筋(文:譚文豪) (09:00)

沙中線這場工程界大醜聞可謂揭之不盡,由削短鋼筋、削薄結構牆、缺少支撐架,到鋼筋接駁位造假、私自更改圖則、大規模沉降,原本不諳工程的巿民也能「一日一字」從新聞裏學會不少術語。回想當初港鐵主席馬時亨趾高氣揚地回應「我哋話你聽OK就得」,行政總裁梁國權、時任工程總監黃唯銘等故作權威,更不惜向政府呈交涉偽造的報告,卻最終敵不過鐵證如山;再看看如今港鐵終於叫停會展站工程,千億鐵路通車無期,5高層黯然下台,前後不過兩個多月,賠上的卻是30多年的專業和信譽。這事倘放在半年前,怕是沒有一個香港人會相信。

同樣有趣的是政府高官的嘴臉。運房局長陳帆5月時曾為沙中線質量保駕護航,稱港鐵「察覺問題後已即時跟進……是非常負責任的表現」;但日前一眾官員卻是棒打落水狗、紛紛求脫身。先有陳帆局長譴責港鐵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要求港鐵解除涉事者職務。路政署長鍾錦華接着指對沙中線高層無信心,渾然忘記陳帆正是港鐵非執行董事,鍾錦華更負責領導沙中線的項目監管委員會,若然追究起失職之責,這兩人也是脫不了關係。

而水務署也是妙不可言,在港鐵常務總監金澤培表示會展站停工其實並無安全問題,只為「釋除公眾疑慮」後,翌日即證實會展站錄83毫米沉降,已將水管壓至「角度變形」,狠狠打了港鐵一記耳光。

說到變臉又怎少得了「保皇黨」,先後4次否決以權力及特權法調查沙中線紅磡站、會展站各站的醜聞,待港鐵5高層離職或提早退休後,李慧琼、劉國勳之流才恍然大悟,表示強烈譴責,反射神經比起正常人類足足「遲鈍」了兩個月。當然「保皇黨」倘若回頭是岸,願意在立法會再提調查沙中線,筆者相信民主派定當不計前嫌,全力支持;最怕就是「保皇黨」只是雷聲大雨點小,虛晃一招又是「得個講字」。

高官、「保皇黨」的醜態,大家固然百看不厭,但筆者花時間撰此一文,卻不是為了看他們笑話,而是要痛斥這種一旦有錯就盡全力掩飾的無賴行徑。或轉移視線、或訴諸權威、或弄虛造假,加上一眾「保皇黨」「小罵大幫忙」式掩護,才養成權貴即使失職也能逃避責任。

監察機制淪為官官相衛

今次沙中線醜聞是罕有的證據確鑿,傳媒「擠牙膏式」步步進逼,讓港鐵無法以一個又一個大話圓謊,這才扳倒了5名高層、讓會展站停工,然而「真兇」仍然隱藏在後。由承辦商工人落手剪鋼筋、地盤監工的巡視、工程師的簽收、管理層的審核及承辦商私自更改圖則等,牽連甚廣,絕非單單這幾名高層能一手包辦,調查只是剛剛起步。

今次事件亦反映香港工程界出現極大問題,但求準時交貨,安全、質量只是次要,而監察機制亦淪為官官相衛。我們當然並不認為政府官員或港鐵高層應親身檢驗每一細節,但政府委任加入港鐵董事局成員如陳帆、馬時亨有否認真監察?還是作為花瓶,負責「被蒙在鼓裏」?當初因為高鐵超支延誤,港鐵董事局特別成立了工程委員會,以加強監管鐵路施工進度,會內唯一政府代表、發展局常任秘書長(工務)韓志強,去年5次會議何以只出席兩次?政府毫無疑問要為監察不力承擔責任,而陳帆作為部門首長,理應為事件鞠躬下台。

政府應設揭密法 保障吹哨者

至於港鐵主席馬時亨,雖然廣大巿民實在沒有特首林鄭月娥的一雙「慧眼」看得出這名不稱職的主席,何德何能負責遴選新任行政總裁,但在其餘下不多的日子,他不但需要挖出沙中線所有問題並重新修復,更有必要在重整新任港鐵管理層架構時設立揭密機制,讓港鐵員工與承建商、分判商及旗下員工,有一合理且受保障的渠道向港鐵管理層及政府官員揭發違法事件。以此為企業把關,有效制衡企業內的一些「土皇帝」,避免沙中線般的工程醜聞再次發生。

長遠而言,政府亦應該仿效外國設立為公眾利益而揭弊的「吹哨者」揭密法,當有揭密者及其公司不願同流合污,冒着打爛飯碗的風險挺身而出時,政府應主動保護,而非視之為威脅。讓揭密者毋須承擔任何民事法律責任,禁止僱主解僱或歧視,為「吹哨者」提供保障,還巿民知情權。

作者是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成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