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生存累了(文:健吾)

如果有些人認為,關心抑鬱症情緒病病人都需要「正確答案」,那你應如何做?

比方說,有一些專頁,以一種過來人的手法,認為「沒有情緒病」的人,關心情緒病患者,方法卻用錯了。如叫人「你睇開啲啦」、「聽日一定會好天嘅」、「唔好唔開心啦」,原來對一些自稱「情緒病病患」的過來人,說這些說話,只會令情緒病患者情况變差。更甚者,有些情緒病患者認為自己有情緒病,所以他們就有合理的理由,要求沒有情緒病的人以一種「完全包容」的態度去面對他們的「瘋狂」。甚至有自稱情緒病患者說,當他們發脾氣(或病發時)「真切的情緒不被承認,如同爆屎渠你要逼番啲嘢入去,幾咁慘無人道」。

然後,在網絡最近就有很多「教人家如何處理情緒病」的專頁,說要處理情緒病患,「正常人」要做的7件事:真誠、接受對方說的一切、避免爭論、避免在此刻提供意見、耐心聆聽、給對方希望、避免批評。但你細心一看,那些以為自己在救人的專頁列出的清單,根本是自相矛盾的。

真誠地覺得一件事「蠢」或是「庸人自擾」,我說出來,是不是批評?一個人如何可以在聆聽的時候提供意見,又可以給對方希望?除了一些說出來很「阿媽是女人」的話,如「希望在明天丫嘛!」之外,還有什麼話可以說?如果我很真誠地認為,某些人某些事很值得批判,而我因為不想犯着任何人,因此我就要暫時隱藏我真誠的感受?

過去這一星期,我們這個世代的人都很累。因為,我們這世代,很多同輩都很愛很愛這位離開了我們的歌手。問題是,如果某些「過來人」要走出來「教化世人」,他們有沒有想過他們口中「不夠體諒」的「正常人」,其實都是人,也會有情緒?積累各式各樣的情緒很容易會令情緒病爆發。那些身為「情緒病」過來人的人,一方面覺得別人否定你的情緒的同時,為什麼他們同時也否定了某些人對你的關心,即使是「很粗疏」的「你ok嗎?」、「你睇開啲啦」,是真切的問候和關心?如果——我說只是如果——我這種真切的關心,因為我的方法「錯誤」,而被視為「不真切」,甚至是被認為「真切的情緒不被承認,如同爆屎渠你要逼番啲嘢入去,幾咁慘無人道」,那我下一步會如何?

人類很容易就會啟動「自我防衛機制」,少惹事,就無事。這樣子的狀况,只會令人「更難關心別人」。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我應該如何關心才叫正確。

當有人情緒病發,「爆屎渠」而我想拉他走,他會說「你點解唔畀我爆屎渠呀!」的時候,我也會被潑得滿身是屎。既本無事,好心而又無好報的話,何苦庸人自擾之?

這樣子下去,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會怎麼樣?過去這一個星期,大概是「六星逆行」的關係吧?已有超過5個朋友跟我訴苦,正正他們就是有自稱「情緒病患者」向他們「爆屎渠」,令他們快要走向抑鬱邊沿。然後,自動防衛機制啟動,就不再特別關心別人。找我聊聊,都是因為習慣刻薄,覺得我可以。

善心往往被視為工具

在我們傳媒行、娛樂界這工作環境,關心很容易變成了多層被解讀的心計,關心也可以變成人家聊是非的燃料。離間反間、計中計,環環緊扣。我見多了,才對宮闈劇毫不上心。現實生活還看不夠人類的虛情假意偽善毒針嗎?還要在下班的時候追看一堆有被害妄想症的女人天天口說自保實質相互廝殺?

香港人在中國文化中長大。人總是喜歡猜度另一個人:善心往往被視為工具,甚至會有機會令自己輕則惹事、重則惹禍。那我還是一個中國文化中的好寶寶。宮中人多口雜、爾虞我詐、力爭上游,但人人皆在飛沙風中,妹妹心善是好事,可是在這宮中,只一味地心善就只能壞事了。

原諒我的脆弱,唯要牢記一句話——明哲保身才是要緊。

作者是作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