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房策中「港人」資格的再定義(文:彭皓昕) (09:00)

特首林鄭月娥在香港回歸21周年前夕,公布6項房屋政策新措施。其中一招,是要求市區重建局將馬頭圍道重建後住宅改為「港人首次置業」先導項目。

回顧過去多年,特區政府在推出新的房屋政策時,不時都將重點放在「港人」身上。這樣一方面反映特區政府都意識到非港人對樓市有一定的影響力,另一方面顯示特區政府有意改變香港樓市一向完全自由開放的性質,而作某種程度的封閉,從而針對地解決港人住屋的問題。

然而,港人買樓艱難的困局似乎沒有因為這些新政策而紓緩。不少分析指出,那是由於新政策未能貼近社會發展的新情况,以致政策效力減弱。而其中一個較明顯的現象,就是所謂「港人」當中,有不少其實屬於「新香港人」。

所謂「新香港人」,一般是指那些在內地出生,原本是內地居民,及後透過「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及「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等政策來港,居住滿7年後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身分的人。

雖然無法統計有多少「新香港人」在港購買物業,但有一些數字可以參考。早前有報道,指出香港每年新增約4萬名內地人來港居住。以2016年為例,內地學生獲批來港讀書有18,887人,以「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及「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等政策成功申請來港的內地居民,共有19,252人,這些人在港住滿7年都可申請成為永久居民。

雖然並沒有進一步數字指出這些內地居民計劃申請在港居住的比率,但觀乎2015至2017年,就分別有3237、3627及4295人透過上述計劃或投資移民取得香港居留權,按年穩步上升。可見「新香港人」和潛在「新香港人」的數目不斷上升,而這些「新香港人」對香港樓市的影響力無疑是不容忽視。

撇開這批「新香港人」買樓能力多數比本土港人高,可能有「托市」作用,單從政策層面看,由於這批「新香港人」同樣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分,故能避開特區政府那些針對「非港人」的政策之餘,亦能受惠於優待「港人」的政策。比如說,「新香港人」既不受前特首梁振英推出的樓稅「辣招」影響,亦可以參與「港人港地」之類的計劃。

本來,只要是香港永久居民,就應該一視同仁,不應有待遇的差別。然而當住宅資源短缺,本土港人與「新香港人」的購買力又存在明顯的差異時,若然特區政府在設計房屋政策時繼續將兩者混為一談,那麼既可能重蹈現行政策的覆轍,亦會加深本土港人與「新香港人」的矛盾,更會導致本土香港人對特區政府的猜忌和憤怒。因此,特區政府在制訂房屋政策或推出新措施時,應該開始加入本土港人與「新香港人」這個考慮元素。

助本土港人置業 應加購屋資格限制

合理的政策沙盤推演,應該是在香港居住或工作得愈久的居民,愈大機會長期留港發展,因此有購買住屋的需要。以今次市建局推行的「港人首置」項目為例,特區政府如有意協助本土港人置業,應在購買資格上加入一些新限制。例如除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證外,若然申請人能夠證明自己在過去15年間,除了某些特別原因——例如海外留學或短期公幹——不在香港外,其餘時間均以香港為通常居住地者,則可優先參與計劃。

若然這個實驗成功,本土港人歡迎此新政策的話,特區政府便應在其他現行房屋政策,或推出新的房屋政策時,加入針對協助本土港人作為考慮點;甚至可以從這個新考慮點,度身制訂房屋政策,如以此為基礎重推「港人港地」。屆時,即使特區政府未能一時解決所有本土港人的住屋難題,至少亦會令大部分香港人相信特區政府重視保護土生土長香港人的利益。

作者是執業律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