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諷港人愛尋仇 原因在這裏(文:陳帆川)

黃子華在剛落幕的棟篤笑裏提及,香港已由過去日日上演「尋找×街的故事」變成「尋找仇人的故事」。這觀察看似搞笑,實質恐怖,而且回不了頭。

黃子華在2003年《冇炭用》裏分析過,香港全城每天都在尋找缺德者,將他們的劣行放大,加以批判。始作俑者,就是傳媒。雖然市民整天批評狗仔隊道德淪喪,但娛樂新聞正正是以極其嚴格的道德標準,去審視名人私底下的一舉一動。所以明星藝人有無遵守交通規則、感情生活是否健康、對待父母是否孝順,都會惹人關注。因為即使是再微細的缺失,記者和讀者都着緊。

如今情况變本加厲,香港正天天上演「尋找仇人的故事」,網民熱中揪出一些值得仇恨的對象,再同仇敵愾施加言語報復。中箭者亦不再局限於公眾人物,而是人人有份、人人自危。

你在車廂裏選擇讓座或不讓座、看見阿婆阻街是舉報或不舉報、遇上乞丐是施捨或不施捨……諸般小事,無論你自拍放上網讓人知道,還是被人拍下了公之於世,都隨時可能招來惡毒咒罵。

這不是香港人退化,而是科技帶來的進化:以前被傳統媒體牽着鼻子走,現在被社交媒體牽着鼻子走;以前是傳媒將名人的芝麻綠豆事放大,現在由網民集體將生活裏的芝麻綠豆事放大。黃子華提出相關理論至今15年,港人的性格其實沒變,只不過挖料的人更加多,評論也來得更加快。

雖然facebook一直宣稱要促進人與人的關係,並拒絕開放「dislike」掣以免網絡充斥負面情緒,但任何人只要放下社交平台一段時間,都會感受到內心平靜。網絡上的任何產品都是建基於人性去設計,目的是令人沉迷。既然人類容易墮入仇恨,又在乎面子,社交平台只會推波助瀾,在功能上鼓勵大家搶着去扮演網絡聖人,攻擊任何微細的劣行。

此一進化比起15年前更深的危害在於,舊時的受靶對象是有名有姓的公眾人物,冤有頭債有主,不易「一竹篙打一船人」;現在被網民罵得要死的人許多卻只是升斗小民,唯一的辨識是他們身上的標籤。所以大家很容易認定長者就是愛霸位、女司機就是亂開車、西洋菜南街出來唱歌的大媽就是低俗下流十惡不赦。透過社交網絡,我們習慣了將仇人分類,連消帶打,恨他兼恨所有跟他相似的群體成員。

今日罵人者,遲早亦被罵,周而復始,烏煙瘴氣。而對於傳媒界來說,反而利好,因為罵戰衍生的點擊率,我們袋穩了。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