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由守龍門到射龍門(文:陳智傑) (09:00)

傳媒最新傳出消息,指Google「大神」或終能進入中國大陸市場,但條件是要遵守中國法律。相信「遵守中國法律」的意思,是包括要滿足中國大陸政府對網絡資訊管理的要求。也許,只有中國、美國和歐盟等大國的政治力量,才能跟Google及facebook等資訊科技「大神」討價。其他企業和市民在「大神」們的跟前,大約只能亦步亦趨。資訊科技「大神」讓我們彈指間尋獲無窮無盡的答案,但亦把我們的喜怒哀樂、一眸一動,都化為大數據,成為龐大的商業機遇。資訊科技巨頭正面臨反壟斷和沒盡力阻止假新聞的指控,正說明它們掌控社會資訊流通的威力。

「人人平等」  讓新聞媒體頭痛

資訊科技巨頭成為社會資訊的命脈,意味了新聞媒體漸漸失去守門員(gatekeeping)的角色。在Google和facebook「大神」們大行其道之前,新聞媒體可謂是社會資訊的守門員,以新聞專業要求為社會資訊的質素把關、設下社會議題,以至是開導輿情、反映民意。即使自上世紀90年代互聯網興起,網上媒體漸漸百花齊放,「大眾」變「分眾」,主流媒體的觀眾群分散了,以至是民間記者和公民新聞崛起,但新聞媒體仍是發放社會資訊的主要平台——只不過是平台多了,平台間競爭大了,每個平台的觀眾少了。

不過,資訊科技巨頭如今成為社會資訊流通的主要平台,則是從根本地使新聞媒體淡出守門員之列,並跟其他受眾一樣,成為射龍門的一員。大部分新聞媒體現在都跟其他公營或商業機構以及個體戶一樣,苦心經營社交媒體的營銷策略:「呃like」、「谷share」、研究YouTube的「出片」攻略,以至是各式各樣的關鍵字策略,使自己所生產的內容如何出現於Google的搜尋器、Instagram和facebook的資訊流之上。在社交媒體的輿論戰、攻防戰和hashtag攻勢上,「細戶」和個體戶未必輸給「大戶」,故此造就了一批不跟從大型媒體的「網紅」。這現狀使新聞媒體由社會資訊的把關人,變為要把新聞內容「射入」社交媒體平台資訊洪流的「射手」。在發放社會資訊的層面,新聞媒體因而跟其他公營或商業機構以至是個人,漸漸處於較平等的位置。既然如此,廣告商自然會把數碼廣告的預算花在資訊科技巨頭上,其他組織、機構和人們亦會選擇跟資訊科技巨頭共舞。

新聞媒體漸漸要透過社交媒體接觸受眾,資訊科技巨頭亦因而愈來愈主導了新聞的製作模式。facebook上流行截圖、分享短片及短句,相關新聞資訊亦要別出心裁適應地化為有「爆炸性」的截圖和短片,並要想好夠「吸睛」的關鍵字。如今,人們流行以WhatsApp等私訊分享社會時事,新聞內容可能亦不免要調整,行文要更如秘聞耳語,以求在不同的WhatsApp組群中擴散出去。要在YouTube站得住腳,當然亦要注意片長。一般來說,數分鐘的片段已是「長篇大論」。YouTube的傳播生態,故此亦跟「微電影」的興起相映成趣,鼓勵人們以數分鐘的故事大賣「感動位」。若要新聞內容在YouTube上散播開去,這又不可不察。

對新聞媒體最為頭痛的兩難,是究竟要為爭取社交媒體的散播機會而「去得多盡」。一來,上述的社交媒體傳播策略未必適合深度分析及調查報道。深入的紀錄片,難以完全濃縮成分半鐘的短片;洋洋灑灑萬言書,亦是截圖及關鍵字未必能原汁原味地表達出來。二來,社交媒體亦未必會把受眾引導回新聞媒體的發放連結。精心製作的專業作品,若放任於社交媒體隨意閱覽,新聞媒體則差不多是要作無償的社會貢獻,恐怕難以營運下去。然而,若只上載部分精華,則有可能減少人們分享及傳閱的動力,不利於社交媒體資訊洪流的激烈競爭中搶佔曝光率。

社交媒體的資訊洪流既成,資訊科技巨頭亦已成形,新聞媒體也難以讓歷史倒流,當回守龍門的社會資訊把關人。然而,新聞業也非坐以待斃。對資訊科技巨頭最直接的回應方式,是當一個百發百中的「神射手」:不時有獨家新聞、內容紮實、領導輿情的優質新聞媒體,便要求用戶付費訂閱,以顯身價。這些優質媒體,自然亦繼續吸引廣告商垂注。即使是社交媒體「大神」的搜尋器和資訊流,也不會把這些優質媒體淹沒。

其次,有網上媒體則演變為倡議平台或「粉絲站」,靠價值認同、推動社會運動,以至是主持人自己的魅力,維繫一班忠心「粉絲」。它們有的靠支持者捐款維持運作,有的則藉「粉絲」人數眾多而於社交媒體的資訊洪流佔一席位。當然,大部分新聞媒體都要發展其社交媒體平台,鑽營關鍵字、「viral」(在社交媒體快速廣傳)攻略、截圖技巧、捕捉搜尋器排序以及網民反應等,以求不要消失於社交媒體的世代中。

誰能確保不會出現「老大哥」?

連大部分新聞媒體都要就範於資訊科技巨頭,那誰有能力確保社會資訊流通不會出現「老大哥」?網絡世界曾被視為「第五權」,較媒體的「第四權」更多元、更自由,空間更廣。不過,資訊科技巨頭冒起,便令社會猛然意識到「第五權」都有可能被壟斷:誰能保證資訊科技巨頭不會跟大國政府合作和解?倘如是,「第五權」跟國家力量匯流在一起,而「第四權」則未必能與之抗衡,那社會資訊民主化的前路將會充滿變數。

作者是恒生管理學院傳播學院助理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