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精神的崩壞(文:王慧麟)

香港人其實有所不知,香港公營機構的營運效率、員工質素以及營利能力,是世界知名的,港鐵亦是少數能夠衝出世界的公營機構。所以,當港鐵因為有工程問題,高層有人事大地震,不僅港人愕然,相信世界不少運輸業的巨頭,也會感到愕然。

涉眾多專業人士 為何現在才踢爆?

港鐵工程接連出現狀况,高層起身,除了機構自身之管理問題外,一個更深層的問題是:這些工程是安全的嗎?這些工程人員是可靠的嗎?既然有人造假,這些有專業背景的工程界人士,為何不老早站出來踢爆呢?這種公然集體造假,如果當初沒有人鍥而不捨地在媒體爆出來,可能直至沙中線通車,都沒有可能讓公眾獲悉。一個幾百億元的港鐵工程,涉及眾多專業公司及人士,為何要遲至現在才被踢爆呢?

香港的專業精神,一向都是香港賴以經濟繁榮的基石,更是香港還能在競爭激烈的世界經濟之中立足的理由。為何香港這麼多專業人士,在前天港鐵高層出事之前,還沒有人勇敢站出來指出不是呢?這顯然不是部分專業人士欺上瞞下的個人行為,而是香港專業精神逐步崩壞的結果。

筆者有幸在多年前參與一所私立大學的籌組工作,有一次問到一所「美帝」大學的校長有關大學課程發展時,談到雷曼兄弟事件。當時這位快將退休的校長指出,事件發生後,他們的商學院為此做了一些課程檢討,覺得課程內的商業倫理(ethics)的內容不足,所以他們在MBA(工管碩士)課程之內,加強了關於商業倫理的課程。

多年來在大學搵食,不時又接觸學生,亦嘗試多點與學生討論問題。早幾年有一些已離校的學生,又去修讀不同課程,又或者轉換跑道,讀專業課程。有一次一個前學生說到,其中一科他們要修讀行業之專業守則。他提到,教導專業守則的老師,在業界好資深,說的內容也好實用,但好多都是提到有什麼工作手法去規避守則的束縛。

換言之,一個希望將來投身專業工作、遵守守則內之專業倫理的課程,變成了老師如何與學生分享規避守則的課程,學習「規避極大化」,聽來真有點摸不着頭腦。

資本主義社會之基石,好多人以為是大資本家,其實是錯的。現代資本主義社會,最主要的發展動力,是知識專業化及服務專門化,以及由專業人士組成的中產階級。專業人士透過苦學及專業的知識,賺取高增值的薪酬。為免受到政府過度監管,這些專業人士就要組成不同專業組織,一來保護自身的專業知識不斷發展,二來亦定下不同資格的考試,設下愈來愈高的門檻,藉此限制專業人士的數目,維持自身的高回報。

另一邊廂,各專業組織亦要發展自身專業倫理,以取得社會人士的尊重,擁有較高的社會地位。社會人士相信,這些專業知識的背後,是一班有崇高理想、捍衛某一種社會價值(例如法治)的專業人士,而不是一堆唯利是圖、呃神騙鬼、空有專業知識的吸血鬼。

所以,社會對專業人士是有期望的。不希望他們只顧搵錢、不理工程安全,不去堅守一套專業價值。市民願意付出較高價錢去取得專業服務,是希望這些專業人士會不偏不倚、不畏權勢,持守一條專業界線。

但港鐵事件看到,幾名高層都是在出事前在不同專業界別內相當資深及享有聲譽的人士。他們有會計出身、有財經出身、有管理出身、有工程出身。為何他們都被懷疑有集體隱瞞及造假呢?有什麼理由驅使他們不去堅持自身的專業倫理呢?更重要的是,在臉書(facebook)上還有少數專業人士呼籲社會不要再追究這些離職的高層。究竟現在香港的專業人士,其專業精神及倫理跑到哪裏去呢?

挽社會信心 恐非一朝一夕

有人提到,政府也好,港鐵也好,應早日汲取教訓,做好工程監管制度云云。當然,早日建立一個新的工程監管制度,挽回社會信心是需要的。但這次港鐵工程懷疑造假事件,反映出香港專業精神已經崩壞了。當個個專業人士都「規避極大化」,要挽回社會人士之信心,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