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朱經緯上訴】控方逐點反駁 指明白長時間受壓但不能合理化行為 (12:32)

退休警司朱經緯於2014年佔領行動期間,在旺角執勤時以警棍毆打途人頸部,早前被裁定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罪成,被判囚3個月。朱經緯就定罪及判刑提出上訴,案件今續審。控方反駁上訴方對事主的抨擊,對事主造成不公。控方明白警方在佔領期間,長時間受到重大壓力,但這只是求情因素,並不能合理化上訴人的行為。

相關報道:上訴方:混亂間誤用比預期高武力非惡意 事主傷勢輕 疑作供誇大其辭

控方今逐點反駁上訴方的理據。就上訴方稱,事主鄭仲恒當晚在上海商業銀行外不願離開,並出言挑戰警方,控方指上述說法出錯及對事主不公。控方指,從片段可見事主前方有人遭警方推跌,令事主無法向前行。當前方人群散去,事主亦開始向前離開,明顯非有意延遲。

控方亦指,原審時沒有證據證明他曾向警員大叫,只見他曾向警員說話,而根據事主證供,他是要求警員不要打他。控方表示當時事主見前方人群遭警員揮棍,事主要求警員不要打他的反應乃是合理。

而原審時亦沒有警員就事主的說話作供,上訴人亦聽不到事主當時在說什麼,故認為事主出言挑戰警方,是對他不公。反之,從片段見事主聽取指示向前行,故沒有客觀證據證明事主行為具侵略性或不服從指示。

而上訴方多次質疑事主的可信性,控方反駁事主當晚是否以示威者身分到場,根本與案無關。因上訴人在原審時亦指,他只視事主為人群中的一人,而片段可見事主當時已離開,並越過上訴人,故上訴人只能從後毆打事主。控方指,被告的行為不可以被合理化,因當時人群已受控,事主亦已離開中。

控方亦指出,上訴人毆打事主的方式,明顯與其他警員向其他途人揮棍方式不同,亦與上訴人向他人揮棍方式不同,故明顯他毆打事主的方式及力度並非合法訓練之一。

控方強調當時高院只頒下禁制令,禁止人群霸佔亞皆老街的馬路,並不包括行人路。因此,事主當時是身處合法範圍,沒有違反任何法庭禁制令,亦有權身處在該行人路上。

控方認為要理解上訴人當時是否真誠相信事主具侵略性,應從客觀的證據上,考慮一名合理人士在同一情況下會作出什麼結論,從而裁定上訴人是否真誠相信,或是錯誤地真誠相信事主具侵略性。而明顯地上訴人當時並非錯誤地真誠相信事主具侵略性,故其行為及力度不能被合理化。

相關新聞:

質疑事主自稱路過是「講大話」 上訴方稱原審官遭誤導

朱經緯上訴申請呈新影片 控方反對:對法官無幫助

朱經緯警棍襲途人案 高院審理定罪及刑期上訴

相關字詞﹕朱經緯 佔領行動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 鄭仲恒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