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下一篇
上一篇

【最緊要有C】沙中‧禮頓‧梁振英 (22:00)

禮頓亞洲、禮頓母公司CIMIC、UGL、梁振英與港鐵(0066)五者有什麼關係?你可以說完全沒有關係,問題是能否說服公眾。

「We are very pleased to be joining our established partners MTR Corporation and John Holland, along with Leighton Contractors and Plenary Group to deliver a safe, fast and reliable service to the commuters of Sydney.」UGL前董事總經理兼行政總裁Richard Leupen在2014年9月的一份UGL中標新聞稿中(禮頓母公司CIMIC收購UGL前),經明確顯示UGL、港鐵及禮頓幾方面早有合作,Richard Leupen是何許人?他是代表UGL與前特首梁振英簽署涉及金額400萬英鎊(約5000萬元)「分手協議」的代表。

根據梁振英6月在facebook撰文反駁《蘋果日報》題為〈禮頓與UGL屬同集團 689任內屢接政府大工程〉時指出幾個重點:

「我是在2011年12月,即當選行政長官前,與UGL簽署為期兩年的不競爭、不挖角協議,在兩年限制期結束(即2013年12月後),我與UGL並無任何關係。」

「3年後,即2016年11月,CIMIC才成為UGL的50.45%股東。」

「因此,我與CIMIC及CIMIC持有的禮頓亞洲公司從來沒有任何直接或間接關係,亦沒有參與任何政府工程合同的審批。」

我完全相信前特首梁振英所言,2011年至2013年這兩年沒為UGL提供服務,不過政治或商業上有一種利益叫延後利益 (Deferred benefit),容易引起猜疑。而公開資料亦顯示禮頓亞洲、禮頓母公司CIMIC、UGL、梁振英與港鐵這五者在那幾年關係錯縱複雜,若梁振英希望大眾不要將禮頓疑似造假、港鐵出事與他拉在一起討論的話,應該及早釋去公眾有關延後利益的疑慮。

我在題為〈隨時獨攬319億 禮頓入圍角逐啟德體育園〉一文中指出,禮頓亞洲在香港涉獵的範圍不只港鐵工程:

1) 港珠澳大橋離境口岸,涉資11.6億美元(約90.5億港元);

2) 西九龍站工程,涉資12億美元(約93.6億港元);

3) 將軍澳-藍田隧道,涉資12億美元(約93.6億港元);

4) 東九龍文化中心,涉資4.36億美元(約34億港元);

5) 機場2號大樓工程,涉資3.9億美元(約30.4億港元);

6) 機場1號大樓停車場工程,涉資2.78億美元(約21.7億港元);

7) 龍鼓灘電廠工程,涉資1.48億美元(約11.5億港元)。

政府是否須一併檢視這些工程的質量以及招標過程有沒有問題?否則容易出現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即是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失去公眾的信任。

李鴻彥

相關新聞:

【大行點睇】港鐵沙中線醜聞 可能面對80億元潛在財務責任

 

相關字詞﹕財經網-即時財經 港鐵 沙中線 禮頓 梁振英 李鴻彥 最緊要有c 編輯推介 main slider3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