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馮檢基那一條窄巷(文:劉瀾昌) (09:00)

《馮檢基那一條窄巷》,是馮檢基自傳的書名。也許這真是文如其人,他從政幾十年走的路就似乎是一條窄巷,一路踽踽獨行。服務基層,他有過輝煌,也嘗過被邊緣化的滋味。馮檢基總結自己的「窄巷」的基本特徵是「一個宗旨,兩個支柱,三個目標」:「一個宗旨」,就是落實香港人標準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兩個支柱」,是「民主民生」和「又傾又砌」;「三個目標」,分別是雙普選、減少貧富懸殊及宜居城市。事實上,「民主民生」,是馮檢基的民協招牌;「又傾又砌」則更是其獨門絕技,無出其右,也是其「窄巷」的基點,相信當下香港只要提到此,那人人都知道這是馮檢基的路,儘管是一條窄巷。

如今的馮檢基,無官無職,孑然一身。也許他依然相信「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但是香港民主運動當下最需要的是「新論述」。5月4日,新當選立法會議員的區諾軒出席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主持的網台節目,在回答關於他2017年為何退出民主黨的問題時,區這樣解釋:當時民主派中主張抗爭的一翼被打壓得厲害,整個「進步路線」基本上都被「剝光豬」,他為支持「進步路線」而退出民主黨。區諾軒說:「雨傘運動後,拉的被人拉,DQ(取消資格)的被人DQ,整個進步路線基本上被『剝光豬』。」劉慧卿問民主黨是否被視為「退步路線」,區諾軒雖予以否認,卻坦承香港眾志領袖都在其立法會議員辦事處工作。一個簡單的對話,其實正是當下民主運動「無論述」的縮影。

香港的「三個未解決」

馮檢基說在3.11補選被不當排斥後,他也有了思索的時間和空間。今年5月3日《明報》一則新聞指露宿者4年增逾五成,女性增兩倍。報道說,「本港寸金尺土,基層難覓棲身之處,有人要露宿街頭。社會福利署最新數字顯示,過去5個年度本港露宿者登記人數由746人升至1127人,4年升幅51%,其中女性露宿者人數增加近兩倍」。馮檢基說這一則小小的露宿者增加的新聞,正正是香港回歸至當下社會矛盾未解決以至激化的折射。具體而言就是「三個未解決」。

第一個「未解決」:居住問題未解決,而且激化。回歸逾20年,樓價飈升逾一倍,呎價突破2萬元;公屋輪候隊愈輪愈長,需輪候5年以上;私人樓宇愈住愈細,成為重大的社會危機。

第二個「未解決」:二次分配未解決,扶貧愈扶愈貧,2016年堅尼系數達0.539,是全球貧富差距最大的城市之一,因而導致階級矛盾、社會矛盾激化。

第三個「未解決」:就是反覆說的「雙普選」未解決,《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方針所承諾的政治民主制度不落實,導致特首及其治港班子認受性差。而自上而下的「欽點」,導致行政長官「弱化」,並非「最好」的,而其施政也畏首畏尾、缺乏承擔。回歸逾20年4名特首,且不說解決政治問題,即使土地房屋問題也處理失敗,就是證明。他們不能擺脫利益集團羈絆,當機立斷、毅然決然、拍板承擔。

筆者在和馮檢基討論他的自傳的時候,對這「三個未解決」的論述眼前一亮。自香港踏入回歸過渡期,到如今已回歸21年,民主運動也不乏理論和論述,但是如今還能立得住的還有什麼?翻看香港民主派政治光譜,從溫和到激進,到本土、自決以至港獨,還有什麼論述能夠成為立得住的指導理論?似乎還沒有可以超過「三個未解決」的論述。筆者感覺到,「三個未解決」的論述,似乎決定了傳統民主派繼續生存發展的空間,不但使傳統民主派有開闊的政治舞台,更重要的是有不敗的道德高地。自然,馮檢基強調的傳統民主派,就是與他的政治理念相同的溫和民主派,不包括主張港獨和自決的激進派,因為在香港搞港獨是沒有前途的,搞暴力也是得不到民眾支持的。

「三個未解決」是結構矛盾

香港的民主運動事實上與北京和國際大氣候緊密相連,香港的傳統泛民派不能不看到中國綜合實力的大幅提升、不能不看到中國在國際地位的不斷提升對香港政治生態的影響。這最為直接的影響,就是擴大了建制派勢力範圍,壓縮了泛民的政治空間。但是,北京對港澳政策經過20多年的反覆,也明確了傳統泛民是內部矛盾,期望反對派成為「忠誠的反對派」。更重要的是,「三個未解決」是結構矛盾,因此決定了國內外大氣候不管如何變化,也改變不了傳統民主派因為「三個未解決」而獲得的生存和政治發展空間。

首先,香港「雙普選」是寫進基本法的,一天不落實,民主派就有奮鬥的政治舞台;而居住問題和二次分配的「未解決」,則為反對運動提供社會基礎力量。林鄭說23條立法缺乏條件,其實就是明白「三個未解決」引致的社會矛盾激化,雖然程度上可能不及2003年,但是所差無幾。偏偏在土地房屋政策、在二次分配問題上,特區政府傾向商家利益,而建制派中的商家和基層也是矛盾對立的。甚至在「雙普選」上,商家要保護既得利益,包括在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安排,利益千絲萬縷,他們不會放棄。而民建聯和工聯會則代表基層利益,實際上他們要在選戰中得票,也需要靠基層支援。因此,往往馮檢基許多為基層服務的政策主張,也變成民建聯和工聯會的行動。

馮檢基在自傳中說,當下看香港也不能只是「黃藍兩分法」,「一個區裏,可能有三成黃、三成藍,但是別忘記兩者之間還有四成人」。也許,他堅持他的「民主民生,又傾又砌」,那四成人逐步跟着那一條窄巷走,豈不是窄巷便成大路?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