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一年 我們依然原地踏步(文:葉健民)

怎樣評價林鄭月娥一年來的表現?過去一年,香港樓價依然高企、基建工程超支如常、大型項目監管千瘡百孔、高官誠信屢受質疑、社運人士刑期愈來愈長、特首本人的傲慢嘴臉惹人反感,而政府民望依然在低位徘徊。但在中央眼中,對林鄭上台一年的表現,應該大致會感到滿意。

中央以林鄭為特區「止血」 看來收效

中央年多前決定以林鄭代替梁振英,意圖以此為特區亂局「止血」,看來是收效的。梁振英努力表現自己是最有能力和決心去捍衛中央利益,是遏止囂張狂妄的反對派和「港獨勢力」的最佳人選;但在大部分人眼中,他也是特區政治張力高漲的重要源頭之一。到了他的任期末段,特區政府根本寸步難行。任何政策不管是好是壞,只要是由他提出,必然會受到質疑反對。最明顯的例子是醫委會改革方案:在道理上,改革方案有利維護病人權利,並加強專業問責程度,絕對合乎公眾利益;但業界卻刻意突出當中非本地醫生註冊問題,把方案塑造為「689是為了配合大陸醫生來港執業」,強調背後有加強控制業界的政治目的。這種說法極為牽強,但卻在輿論上有一定市場,反映出梁振英如何不得人心。

在這個參照背景下,即使今天新一屆政府施政並非暢通無阻,也不見得廣受民眾支持,但至少和梁振英政府相比,公眾批評還算是疑中留情,總體局面尚算平穩。

林鄭重新分配權力 撥亂反正

林鄭過去一年最大成就,是與建制派修補關係。梁振英與自由黨關係惡劣,路人皆見。他與城中富豪也不見得互有好感。即使與愛國陣營親中力量,民建聯、工聯會也算不上全心全意全力襄助。個別人士如范徐麗泰等對他的批評也是毫不留情。而最致命的是,一直被視為舉足輕重的公務員力量,也對梁振英不少作風抱怨甚深。梁振英的問責團隊引入不少非公務員出身的人,但不見得都是能力足以服眾的人選:吳克儉早已成為城中笑話;而後來加入的楊偉雄,名聲實際也與吳不相伯仲。梁的身邊也總有一些不清不楚、官司纏身的人,當中甚至有傳聞中的黑道中人。但公務員對梁振英的抱怨,最大是源於他對很多官僚體制慣例常規不太尊重。例如在公職任命上,由非公務員主理的中央政策組便莫名其妙地扮演了把關角色,對局署的提名作終極審批,甚至否決建議。這些違反既定做法的行事方式,早已令不少高級公務員不滿。

林鄭上台以來,透過重新分配權力去「撥亂反正」,成功拉攏工商界主要政黨加入行政會議,全面示好。對問責團隊的任命,也對愛國力量偏袒有加,局長、副局長以至政治助理,皆有這些組織一份。對於主要官員,也是以前公務員為骨幹;從外面引進的,比例相對偏低。而梁振英的心腹愛將,可以送走的都被送走。總體而言,管治團隊又再次走回曾蔭權年代的AO(政務主任)主導的組班方向。

反對派各自為政 對林鄭卻是好事

但林鄭的相對順境,還因為反對派的不濟。林鄭應該也沒有想過,今年3月立法會補選會出現反對派未能全數奪回4席的局面。而餘下兩個補選議席,反對派如果再有差池,甚至會連議會關鍵三分之一和分組點票否決權也一併失去。反對派的弱勢,當然與政府不斷打壓有關,但他們內部日益擴大的分歧和社會對新抗爭手法有保留,已令反對派內部出現內訌情况。早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各區都有出現反對派政團互相廝殺情况。過程中各張名單沒有什麼協調,更遑論合作。姚松炎在補選中與馮檢基的「Plan B風波」,更可以看出反對派內部的世代矛盾與嚴重分歧,已到了一個彼此缺乏信任、互不尊重的地步。而新一代在民族認同以至抗爭手法的方向,也不見得為反對派支持者照單全收。

在這種分化的情况下,各個泛民政黨對自己票源各自有不同判斷,政治計算自然不一樣。結果是反對派陣營中,貌合神離、各自為政的局面愈見普遍。這對林鄭而言,卻是一件好事。這當然不表示她可以輕易爭取反對派中溫和力量的支持,但一個力量分散的對手,總較眾志成城、行動一致的敵人易於應付。

但即使如此,特區政治的一個基本情况,就是縱然反對派有各種各樣的不是,他們依然能夠得到社會主流支持。在有選舉制度以來,他們的得票總在半數以上,哪怕建制力量財雄勢大,還有政權各種各樣的政治打壓配合。建制派本身不爭氣、缺乏人才,特區政府屢屢犯錯,是反對派取得支持的重要原因;但中港矛盾卻始終是反對派最有效的動員手段。對不少人來說,投反對派一票,就是要向北京表示不服。這4年一度以選票向強權說不的機會,大家都會珍而重之,到時到候便會堅決表態。反對黨派有什麼不足、表現如何,已變得無關宏旨。

從這個角度來看,反對派形勢即使如何惡劣,也總有生存空間。而在未來4年,林鄭的主要任務離不開三大政治工程:加快特區與內地融合、全面打擊港獨勢力和加強港人身分認同。簡單來說,她必須要毫不猶豫從「一國」原則去看特區問題,要無時無刻展示自己如何緊跟中央指示。她要維持「兩制」平衡的空間,便只會愈來愈少。要令港人相信她真的有決心維繫高度自治,就更困難了。

缺政制改革 只能困於內耗政策環境

對中央來說,一年以來的局面,即使未能全面控制反對派,令自己的治港意圖可以順利推行,但也算得上可以接受。但特區面對種種發展需要,要求的不止是偏安局面,而是要思考如何在政策上突破、怎樣才能向前邁進。當下的「平靜」局面,並不是源於大家對政府的信服和支持,而只是建基於群衆的冷漠和無奈。關鍵是目前的對立局面,根本無法凝聚社會共識;眼前的決策機制,也不利動員各界積極參與。就是說——沒有政治上真正的大和解、缺少進一步開放權力的政制改革,我們只能困於這種拖拖拉拉、繼續內耗的政策環境。

沒有梁振英,我們的感覺確實相對好一點。但實情是,香港依然無法向前邁進。

作者是新力量網絡研究總監、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