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不宜打嘴炮(文:王慧麟)

「美帝」針對中國的貿易戰繼續加碼。在這炮火下,香港難以獨善其身。近日香港有些官員提到,貿易戰對港影響不大。但假如香港官員真的以為美只是針對中國大陸,而不是針對香港,而且這一波貿易戰只是經濟戰而不是政治戰,恐怕會誤判形勢。

美「借港制中」王牌:香港政策法

美帝想打「香港牌」,「借港制中」,近期已頻密地批評香港事務,筆者上周在本欄已有評述,此處不贅。不過,美帝的王牌就是《美國-香港政策法》。此法的基礎在於美帝國會承認在《中英聯合聲明》之下,香港實施了一國兩制。有一點非常重要:此法的基礎在於聯合聲明,而非《基本法》。一旦美帝認為有一方沒有根據中英聯合聲明推行一國兩制,美帝總統——即是現在的特朗普(「侵侵」)——如認為中方沒有履行在聯合聲明內對香港事務的承諾,就可以用行政命令撤銷對香港的部分特別待遇。

換言之,美帝總統的考慮點是在於北京有沒有履行聯合聲明內的承諾。這是美方的內政,外國沒有置喙的餘地。

這是扼着香港經濟咽喉的條文——而且先別忘記,港元是與美元掛鈎的。一旦「侵侵」發了神經,下了行政命令撤銷對港的一些特別待遇,香港會相當頭痕。因此,處理港美關係就不能盲動或者亂打嘴炮,而是需要有理有利有節地,就一些美帝的政策,站穩港人利益立場,據理力爭。上周六,香港有高官不點名批評美帝大搞貿易戰,這樣就令人驚訝:既然香港已成為美帝「制中」的一張牌,香港高官為何要選擇高調批評美帝呢?萬一美帝對此有強烈反應,我們政府及社會各界市民有準備去承受港美關係不平穩之後果嗎?

問題是,上周六香港高官既然大打嘴炮批美帝,狀甚勇武,那麼實際上香港又做了什麼反制措施呢?翻查紀錄,今年4月25日,政府在回應周浩鼎議員關於中美關稅貿易戰的書面問題時,曾經提過政府已寫信給美帝解釋立場(筆友式外交),以及與美駐港總領事解釋立場。筆者感到奇怪:香港是世貿組織成員,而且又有世貿成員就美帝提出增加鋼鋁關稅,向世貿解決爭端小組立案提出向美方協商(request for consultation)之時,特區政府做了什麼呢?

翻開世貿的網站就知一二。在美方提出增加鋼鋁之關稅後,中國在4月9日已「立案」,去信解決爭端小組,向美方提出協商;香港在4月23日就「搭單」(join)加入有關案件要求協商。有關美方增加鋼鋁關稅的決定,總共有7宗相關的爭議案件,立案者包括挪威、墨西哥等世貿成員國。雖然香港有廠商受到相關關稅影響,但香港只是「搭單」加入了幾宗案件,卻沒有直接向美方提出協商。

這裏就令人奇怪了:既然香港是受影響的一方,為何不敢直接去信解決爭端小組「立案」,而只是在其他案件「搭單」了事呢?究竟是香港怕了美帝而不敢直接「立案」,又或者是有其他原因呢?如果香港是不敢直接「立案」(不知什麼原因),那麼上周六香港高官的語氣又為何那麼強硬呢?香港對美國增加鋼鋁關稅,打嘴炮就大言炎炎,在世貿機制下卻態度低調,不就是「打就兇狠,做就不敢」的例證嗎?更重要的是,香港既然已在4月23日「搭單」加入中國大陸對美帝提高關稅的案件,為何在4月25日回答周浩鼎議員的提問時,就「搭單」事件只是一句輕輕帶過呢?這3個月以來,為何政府不敢直接「立案」要求美帝協商呢?

維護香港利益 各陣地據理力爭

但無論如何,立法會下周會有會議討論,政府需要向議員及市民解釋,在此風高浪急之下,政府有什麼板斧回應、有什麼方法自處。這裏不是要政府「逢美必反」打嘴炮,凡是「侵侵」提出的東西,就要像上周六般不點名批評美帝的所作所為;這裏也不是要政府「逢美必跪」,凡是美帝提出的東西,我們只能迎合之,用「筆友外交」式的態度用信件回應。這裏需要思考的是,在以維護香港市民利益為依歸的大前提下,在各個陣地上據理力爭,不懼美方壓力,讓美方明白,利用「香港牌」是需要付出沉重代價的。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