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積民氣 會導致什麼?(文:鄭立)

今年七一遊行已告一段落。然後如果沒有世界末日的話,我們應該會有下一年的七一遊行。

七一遊行的目標是什麼?第一個是薪火相傳。它的意思就是這東西對大家有記起的價值,總之延續下去。這個其實並沒有什麼好討論的,基本上就是一種集體回憶,跟看《龍虎門》或者玩四驅車沒什麼分別。另一個常聽到的說法就是積聚民氣。在我的理解中,所謂民氣,基本上就是對目前政府的不信任。

如果成功,那自然會導致兩個結果:第一,令市民對政府或親政府者更為不滿;第二,令市民為了這種不滿,覺得必須做些什麼去改變香港的悶局,而主動作出更多的行動。

不少人想要民氣變成兩種東西:第一就是增加投票率、增加票數,從而增加民主派整體議席,最後變成在立法會地方直選界別光靠投票就能達到否決議案的票數;第二就是單純把七一遊行倍大,期望只要參與人數去到某個數字,可能是50萬,可能是100萬,就會重演2003年七一或1989年百萬人遊行,引致之後的隨機結果,比方說2003年50萬人遊行導致自由黨可能投票反對23條,某程度上就是寄望於奇蹟。

從已發生的事情看,事實上並不如以上想像。這幾年我們明顯看到至少有一群人,他們表達出對政府的不信任及想改變的動力,這些應該就是遊行想要製造出來的成果。這包括了佔領事件、旺角衝突,以及選舉中出現有相當票數的第三勢力,即所謂新興泛本土派,並延展至及後的取消議員資格。若客觀地衡量,這些事情很難說合乎支持七一遊行的人的期望。

從選舉結果看,我們幾乎可以確定民氣並沒有幫助民主派從建制派中取走選票,而是在之前投給民主派的選票中演化出第三種立場出來:那些勇於行動的人,很多都自發參選,並與傳統民主派的參選人衝突。至於升級的激烈抗爭,導致政府和抗爭者都付出了更大代價,更是很多民主派所反對的。而最後出來參與各種遊行集會的人並沒有暴增,反而可能出現減少的現象。

如果我們批評這些行為和這些自發出來的抗爭者,他們做的行為最後對民主派是打擊,甚至說他們的行為令香港的民主倒退的話,那麼這就出現很弔詭的地方——那就是「累積民氣」之後,卻根本不接受民氣所帶來的副作用。那就是矛盾。

畢竟「民氣」這種東西,就是市民的自發性;因為是市民自發的,這自然非常多元化,而且不可控制。而這很可能導致對主事者、主辦者不利的結果。

事情已經發生。我們是應該要清醒認知到,「民氣」代表的是一種不可測性。而說要「累積民氣」的人,如果不願意接受民氣不可控的本質,最終反而會令自己十分尷尬。

作者是專欄作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