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回歸逾20年 香港人不滿些什麼?(文:趙永佳、沈國祥、葉天生) (09:00)

今年7月,香港成為特別行政區、中央政府對港恢復行使管治權已滿21年。不過,每年回歸紀念,港人究竟是以怎樣的心情來面對?我們對特區發展的種種面向,究竟是滿意的多還是不滿的多?

為了讓大家明白回歸以來香港市民究竟對什麼覺得不滿,我們以一個極有價值的長期追蹤調查來向大家說明,每年回歸紀念的前一個月,市民對特區發展不同範疇的整體評價。當然這類民調有它的局限,例如問題數目較少,因此在明白市民的整體滿意或不滿意情緒之餘,對於這種情緒的背景因素未必能搞清楚,但我們認為這些長期的追蹤調查還是有助我們描畫香港民意發展的整體圖像。

此調查由港台電視部《鏗鏘集》委託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電話調查研究室進行。同類調查由2002至2018年共進行17次,每次於5月下旬至6月進行,樣本為約1000名年滿18歲市民。調查中每條問題都有正面、中立、反面3個選項,主要為「滿意/普通/不滿意」。因近年港人負面情緒較顯著,而調查結果也是不滿意者居多,所以這裏集中分析港人不滿意的百分比。

最不滿房屋政策 最滿意社會福利

今年本系列調查剛完成,結果還未公布。我們撰寫本文時,蒙港台電視部授權使用2017年及之前數據。從2017年結果可見,市民最不滿的首5個範疇分別是房屋、教育、民主發展、政府表現、法治。對房屋和教育政策感到不滿的都超過一半;而對言論自由、民主發展及整體政府表現不滿的都逾40%。而在訪問涵蓋的各項中,被訪者相對感較「滿意」的是經濟發展、廉潔程度及一國兩制的落實。而市民最感滿意的要算是社會福利政策,有最高的近28%感滿意,不滿意的「只有」23.1%,也是各項最低。

因篇幅有限,我們只能集中首5項市民感最不滿的範疇來進一步分析其趨勢。此外香港近來世代差異比較明顯,因此我們亦將30歲以下和30歲或以上被訪者分開,以了解不同世代的差異。

我們首先聚焦2017年最多市民感不滿的房屋政策(圖1)。其實在回歸初期,市民對房屋問題的不滿程度也頗高,2002及2003年都有逾64%的30歲或以上市民感不滿,18至29歲年輕人也大致相同。但在SARS疫潮後樓價開始滑落,不滿情緒逐步回落,一直到2008年方才掉頭回升,到2010年就更大幅上升。不過一直到2013年,不同年齡層的不滿程度趨勢大致相同,也同步改變;但在2013年後,兩組被訪者開始出現分歧:30歲或以上群組不滿程度開始回落,但29歲或以下被訪者卻於2015及2017年創出新高,突破70%。

和房策相同,在千禧年代初期不同年齡群組,頗多人均對教育政策感不滿;但與房策不同,表示不滿的被訪者,一直居高不下,在40%多至50%之上浮動。在2010年前,較年長被訪者的不滿比例一般比年輕人高;但到2011年,年輕人的不滿程度就開始上升並超越較年長被訪者,在2014及2017年感不滿的年輕人比率均逾60%。

2009年後年輕人對民主發展不滿攀升

第三項令被訪者產生負面反應的就是言論自由。年輕被訪者對言論自由的看法,多年來都比年紀較大者為負面。結果顯示這和其他面向,及最近幾年才出現的世代差異並不相同,顯示了年輕人對言論自由似乎一直都比較敏感,而且和房策一樣,不論年紀,港人對言論自由的負面感覺是在2007年見底,到2008年年中就已回升。而和先前兩項一樣,在2012年及以後,年輕人與年紀較大市民的差異也開始拉闊。

對香港民主發展的不滿度,在去年是第四最高。值得注意的是,30歲或以上被訪者,在2006到2008年對民主發展的不滿,反而比18至29歲年輕人更高。2009年後,年輕人對民主發展的不滿拾級而上,逐漸超越年紀較大者。

第五件令港人感不滿的事情就是特區政府整體表現。和先前幾項大同小異,不滿程度也是在2008年開始止跌回升(圖2),而且年輕人比年紀較大者感更加不滿,似乎也是2012年之後的事。

3點值得進一步探討

這系列調查自2002年起,沒有間斷進行,而且涵蓋特區發展及政府政策的主要面向,為我們提供了寶貴的原始數據。總結下來,我們覺得有3點值得進一步探討。首先,當然是最近幾年在房策、教育政策、言論自由、民主發展和特區政府整體表現的不滿程度都有反覆向上趨勢。第二,這些趨勢大概都在2008年間發生,因為調查在年中進行,因此有些項目可能在上半年已回升,但有些項目則可能在下半年方才逆轉,而在下一年的調查才反映出來,這似乎進一步印證了我們和其他論者都曾提出的所謂「2008現象」。如此看來,市民於2008年對特區發展的不同範疇都產生負面感覺的時候,把當年看成為香港回歸以來一個轉捩點,也並不為過。

第三點當然就是世代差異。到最近幾年,尤其是2012年後,年輕人對社會的種種不滿愈見明顯,反而年紀較大者的不滿比例卻慢慢下降。有些政策範疇例如房屋與教育,都對年輕人的影響較大,他們有較大反應並不奇怪,言論自由也是一樣。不過近幾年來年輕人差不多對所有面向都感不滿,這當然反映了實際情况和年輕人客觀處境,但顯然輿論的動員與建構對民意的影響也是很大。

本文基本上只能將不同面向的數據描述一次,當然更重要的問題就是「為什麼」。這裏我們沒有很好的答案,但不同社會面向的趨勢雖然相若,卻不一定由相同因素造成。這篇文章起碼梳理了基本數據,點出幾個重要趨勢。我們冀拋磚引玉,令研究者對民意的重大趨勢再進一步分析。當然我們也希望能令大家了解到,每年到了回歸紀念日,港人尤其是不同年齡層的市民,對特區發展的不同政策範疇及面向究竟有什麼不滿。今年政府動作頗多,又有沒有令市民的不滿稍減?

作者趙永佳是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聯席總監、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榮譽高級研究員,沈國祥與葉天生是中大亞太研究所副研究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