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黑夜改變了什麼?(文:曾志豪)

你知道「梁天琦們」並非單純意義上的「暴徒」,所以對他們要付上6年、7年的刑期,你無法很單純的慶祝「法治得以彰顯」。你知道他們做錯了,但他們不是壞人。

法庭成了政治鬥爭的磨心,如果說「唐琳玲們」的偷拍威脅了法庭,那麼香港的輿論在「輕判重判」之間的惡評,包括「外籍法官偏幫」、「警察家庭背景法官偏幫」,其實也是對法庭重大衝擊。

而行政部門選擇用罕有而嚴重的「暴動罪」起訴,也造成了法庭沉重的政治壓力。在這種政治氣氛下,不會有皆大歡喜的判刑結果。

或許以嚴刑起訴是梁振英的問題,但林鄭月娥也有修補裂痕的餘地。議員詢問可否仿效六七暴動後港府成立調查委員會,探究旺角騷亂成因,林鄭斷然拒絕,甚至反諷說應該調查違法達義的方向。這明顯是一種繼承梁振英「鬥爭路線」的宣言。作為兩子之母的特首,如何顯示對香港孩子的真心關愛?

旺角騷亂後,整個社會突然泄氣軟癱。

本土派的領頭人物或被捕或被DQ(取消資格),政權不停祭出「反港獨」的大棒恫嚇,「勇武之風」銷聲匿迹。

當日那些人掟出的磚頭、燒過的汽車,變成真正純粹的破壞,而未能有任何建設的力量滋潤民間抗爭。

當日曾經發聲明「永遠站在反抗者一方」的各大學學生會,在這兩年除了繼續杯葛六四集會,也沒有做出更多真正反抗的行動。而這兩年香港社會難道沒有發生不公義的事情嗎?司長僭建、一地兩檢等等,但支持勇武抗爭的同路人無人選擇用勇武的方法實踐自己的理念,這兩年香港的風平浪靜其實才是對當日旺角騷亂的最大諷刺。究竟那天晚上參與騷亂的人,得到了什麼?改變了什麼?爭取了什麼?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