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促香港就國家安全立法又有新論(文:呂秉權)

筆者每星期都會在內地期刊論文網查看香港問題的最新文章,最近有關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問題似乎又再熱起來。

中山大學和廣東省立法研究所主理的期刊《地方立法研究》,最新一期密集刊出4篇相關文章,討論香港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問題,它們分別是〈香港特區國家安全立法中的特別程序機制〉、〈分裂國家罪的構成與立法路徑——以《香港基本法》第23條為視角〉、〈顛覆罪的構成要素:基於香港特區《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的分析〉和〈論香港特區反分裂國家立法〉。

論者倡針對「港獨」分子度身訂做法例

它們和另外一些研究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的內地論文,催促香港盡快自行立法保障國家安全,在立法前可以先界定「港獨」並不在基本法第27條有關香港居民享有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內,理由是「港獨」本身違反基本法(第1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以及《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可基於保障國家安全而限制公民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

在立法時,論者認為香港應針對「港獨」分子度身訂做有關法例,摸清他們的特點,再結合澳門的成功立法經驗,在香港頂住阻力,進行一次「休克式」立法,務求要快、狠、準地完成國家任務。

如果特區政府遲遲不就基本法第23條啟動立法,兩名受教育部委託項目「『港獨』思潮及其對策研究」資助的憲法學者周葉中和張小帥指出,中央在適當時候可以出手,收回讓香港自行就國家安全立法的權利,全國人大甚至可以直接刪除基本法第23條的條文,之後專門針對香港特區的具體情况,制定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律,並宣布其直接在香港特區實施。這種做法甚至繞過要將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繁文縟節。

基本法第23條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明確香港特區要履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憲制責任。而時任全國人大基本法委員會主任的李飛,去年11月在香港強調,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仍未全面落實,法律缺位帶來的不良影響「有目共睹」。他強調應透過制訂和嚴格執行法律,以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香港應當全面準確落實,這是責無旁貸。

就扭曲「國安」定義立法 怎說得過去?

國家安全立法可以討論,但如果要就扭曲了的「國安」定義立法,以黨的安全作為國家安全的頭號大事再立法保障,並對反對者進行打擊,那怎麼說得過去?

2015年,內地通過的《國安法》規定,政權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頭號大事。

有關條文如下:

第2條:國家安全是指國家政權、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人民福祉、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和國家其他重大利益相對處於沒有危險和不受內外威脅的狀態,以及保障持續安全狀態的能力。

這個「霸王條款」將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構成深遠影響。

港人驚魂未定,遲些又要再接招了。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