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指標執念」和「狗屎工作」:企業管理主義的惡政(文:莫哲暐) (09:00)

近年大專學界和社工界都義憤填膺,不少人已寫了相關文章,例如吳曉真便撰文道出了教資會和研資局的種種惡政。本文嘗試稍退一步,述說那些惡政背後的意識形態。近日看了兩本書和一篇文章,分別是歷史學者Jerry Z. Muller所寫的The Tyranny of Metrics、人類學者David Graeber的Bullshit Jobs: A Theory,和他一篇針對學界的評論文章。書和文章分別指出了惡政的禍首和展現,乃企業管理主義(corporate managerialism)所衍生的「指標執念」(metric fixation)和「狗屎工作」(bullshit jobs)。

奉指標為神明 對惡果視若無睹

何謂「指標」?「指標」的意義在於用量化方式量度效果。然而世上有很多事物都難以直接量化,因此指標很多時只能是代替品(proxy)。Muller指出,指標本身無問題,問題在於管理層奉指標為神明,以其作為賞罰唯一標準,並對惡果視若無睹。

首先要問的是:指標是否真能量度要量度的事物?這應該是個基本問題,但管理層卻往往拒絕去問。有些事物是可以量化,甚至本身就是數字,例如利潤;有些事物是可以部分量化,例如用考試分數評核學生。但有些事物本身就是不能量化;即使可以部分量化,假若把部分當作全部,弊病必然叢生。試想:如果把醫生的表現量化為每日看症數目,繼而以此為升職加薪唯一指標,我們會否接納呢?相信不會。因為我們知道訂下如此指標,則醫生必然會以量為先,而輕忽病人福祉。醫生職責是治好病人,或為病人提供療養服務(畢竟絕症病人不可能治好)。假若某醫生一日為了診症500個病人,但有半數以上斷錯症,他稱得上是好醫生嗎?聽起來好像很荒謬,但當今社工的困境正是如此。在「整筆撥款」的陰霾下,社工就是要「跑數」,處理愈多個案愈「好」。這難道就不荒謬嗎?

正因為指標講求量化,所以指標通常都是量度容易量度的事物;而容易量度的,往往不是最重要的。例如要量度大學教師的教學成果,管理者覺得太複雜了,因此想出了要他們填報用了多少時數去做「知識轉移」。制度影響人的行為,當某些指標決定了自己的升降去留,人為了掙扎求存,便會選擇專注在要量度的事上,而忽視不獲量度的,或「出術」降低實際質素而扮作符合指標。既然個案數目斷定了所得資金,唯有每個案草草了事;既然刊登在頂級期刊的論文數目方才是去留的最主要判準,唯有把教學放在最後;既然科目的學生選修人數斷定學系所得資金,唯有給人人「B+」或以上,好吸引學生。

製造虛假競爭 包裝無意義工作

企業管理主義帶來的還有「狗屎工作」。

什麼是「狗屎工作」?Graeber指出,「狗屎工作」就是那些對世界無貢獻的工作;而正在做的人,心底裏也知道該工作無貢獻。這些工作消失了,世界不會因此而變壞(反而可能變好)。金融大企業壟斷了社會資源,繼而發展出管理封建主義(managerial feudalism):一群高層為了顯示自己地位,聘請大量行政人員,有如封建主需有臣屬襯托。而這些行政人員要做什麼?可能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高層掌握資本,以龐大而複雜的科層體制去鞏固自己權力和利益。而實質表現就是建立繁瑣的層級、程序和指標,製造虛假競爭,令下層的人忙於爭逐資源,繼而巧立名目,把無意義的工作大肆包裝。因此大談「目標」、「策略」、「發展」、「規劃」、「願景」、「競爭力」、「公共關係」,甚至把這些名目包裝成一門學問。大機構如大學和教資會被這種管理主義佔領,一班「管理人才」君臨天下,指點教師和研究員等如何教學和做研究。大學的行政部門極速膨脹,行政開支也直線上升。

不但大學中央聘請大量員工去滿足這些「狗屎工作」,各學系為了應付上頭壓下來的行政要求,也不得不另聘人手。甚至出現了「狗屎化」(bullshitization)現象:連教授、講師等也被迫花大量時間心血去玩這個「狗屎遊戲」。不是教書、做研究,而是填表「剔格仔」、為研究評核預備文件和開會。在當今世代,相信無正常學者會想做系主任,因為系主任的工作就是每日處理大量文件、不斷簽名、應付一次又一次評核、開無數次各級會議。而重點是這些工作主要都是為應付高層訂下的遊戲規則,卻和教學與研究無直接關係。記得曾在中大當助教時,一次食飯,某教授慨嘆:「究竟現在在大學裏,有多少人真的在教書和做研究?」

看看當今的中大副校長(行政)和秘書長。根據網頁,他的工作是「負責統籌大學的專業及行政服務,支援教學、研究及知識轉移等大學核心工作」。即是有什麼實在工作和貢獻?可能連他自己也答不到。更有趣的是,現在擔任這職位的人,既無教學經驗,也無什麼研究經驗,但可以統籌「大學」的「專業服務」了。

打擊行業自主 踐踏專業精神

不論是「指標執念」抑或「狗屎工作」,都是企業管理主義產生的怪物。傲慢的管理者以各種名目打擊行業自主,踐踏工作者的專業精神和判斷,消磨人的意志。或許我們應該慶幸,這種管理主義尚未完全侵蝕消防員和醫護界。否則,中大那名副校長也可以去做統籌救火或治病的工作了。以上這些事,身在大位和受苦的人都知道。只是無人知道如何反抗。

作者是自由撰稿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