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下一篇
上一篇

【鷹君爭產】指羅嘉瑞與家族對立 羅旭瑞:好似組織軍隊宣戰咁 (20:16)

鷹君(0041)一案,羅家次子、世城系主席羅旭瑞繼續作供,他接受代表匯豐信託的資深大律師馮庭碩盤問時指,據父母的意願書,鷹君將由家族眾人共同管理。但是當全家人均知道三弟及五弟兩人早已合作,有人不斷增持股份、又有人說要炒家人,情況已與一個國家組織軍隊及宣戰無異。

馮庭碩提到,若羅老太身故,可終結信託,並按遺產分配表內的比例作分派時,羅旭瑞回應說,這是根1988年父母訂下的意願書行事。他是從母親、父母訂立的意願書、弟弟羅啟瑞從三弟鷹君主席羅嘉瑞,及成立信託契據,等不同渠道方面,得知父母要維持鷹君控制權是非常重要,並且會作長期持股,不會分散到其他地方去,他們亦希望在母親在世時,增持鷹君股份。

羅旭瑞續稱,匯豐信託除了代管鷹君股份,將資金放在存款及人民幣,除此以外,沒有任何投資,並反問:「如果你是經理,你會否炒他?」。

至於談到羅嘉瑞持有鷹君一旦達到30%水平,需否提出全面收購,在股壇有狙擊手之稱的羅旭瑞即如購併專家上身,直指:「若提出要约,會受《收購及合併守則》第26條1的附註6B內的灰色地帶規範……家族成員可能被視為一致行動,不易言喻」。他指,若羅嘉瑞是個人行事,便不能視為一致行動,須在觸及30%持股時提出全面收購,否則若和他們同一陣線,意義很不同,並且可向證監會企業財務部執行人員提出豁免全購的申請。他又謂,現時的機制,難以去確定家族成員已經拆散及分離,羅嘉瑞一方又可向證監會執行人員申請,並非個人持股。除非確定公司領導層已變,或其他因素改變,否則證監會多數會以單一家族持股視之。

羅旭瑞又稱,若將羅嘉瑞及五弟羅鷹瑞持股合共約32%,其實正和家族信託在鷹君持股33%接近及對立,並稱「尤其是全家人均知道三弟及五弟兩人早已合作,又同樣用同一家律師行Herbert Smith,加上有人不斷增持股份,又有人說要炒家人,已形同有國家組織軍隊及宣戰,並且非常明顯,但卻在掩飾」。

他續說,若大家聯合起來,可說維護家族在鹰君持股,否則便是另一回事,當弟弟啟瑞被踢出局,匯豐信託又不參與投票,已可簡單看成大家並非同一陣線,嘉瑞又在2015年說已有足夠股份時,他反問:「這還不足夠?」。

在接受代表羅老太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盤問時,羅旭瑞稱,所有家族成員信託均知道,持股降至33%,不能夠排除有人可趁公司股價與資產淨值存在折讓時,提出敵意收購。若羅嘉瑞需要全面收購鷹君,便需要取得融資支持,銀行會視乎收購的資產價值、股價及項目本身承擔的負債,去決定提供貸款。他認為,若有人要收購鷹君,財務上其實可行。

相關字詞﹕財經網-即時財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