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30周年,不是為了讓人來第31周年(文:鄭立) (09:00)

最近看到一篇岑建勳的訪問,其中有一個部分,我覺得是很值得玩味的。就是他提到,香港主導1989年民主運動的組織支聯會,全寫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他們扮演的角色不是主導,而是支援者。香港市民是在支援別人的愛國民主運動,那並不是自己的運動。

先不論支援這個愛國民主運動是否正確、我們是否同意這運動、我們是否「愛國」,或者這個運動的正義性,我們要問的第一個問題是:這個愛國民主運動,是否還存在?不說到太遠,連收納與影響到留學海外的中國新一代都沒有,這個運動怎看都沒有在運作。

如果香港市民要支援一個運動,至少那個運動要存在,才能夠支援。如果運動根本已經瓦解消失,停止運作了,香港市民想要支援,也是無從說起。恐怕現在的情况是,香港市民這個支援者,才是主體;而被支援的對象,基本上已經停止運作。今天,並不存在那個愛國民主運動,去給香港市民支援。

整個運動的主導能量和方向,是當事人才能夠給予的,因為只有他們才理解自己需要什麼、擁有整個理念和執行他們的計劃,要有人想做和打算做。如果沒有人打算做任何事,什麼都不會發生。

支持未來抗爭 更對得起死難者

當主導者已不存在,我們不可能再是支援者,我們也只能成為新的事物的主導者。所以我們必須想清楚我們想要什麼,以及應該做什麼。如果我們真的去為民主運動而感傷,我們要做的是完成那宿願,而不是懷念它。

六四當時有人犧牲,而他們的犧牲,是為了什麼?我相信是為了提早民主自由的降臨,而不是為了變成受害者或死難者而被悼念;是建立民主的烈士和英雄,而不是單純被惋惜的年輕生命。我們應該想一個問題:當事人他們,希望未來的人去悼念他們,還是更希望未來的人去延續抗爭?他們希望的是不變,還是改變?

支援不再存在的東西,並不會帶來改變;支援可以帶來改變的新事物,才會帶來改變。換句話說,勇於追求和接受改變,比起維持一個習俗,更是在延續民主運動;支持未來抗爭,比起悼念悲劇,更對得起死難者。如果我們參加集會卻拒絕改變,悼念過去死難者而無視了現在我們香港正在被政治迫害的人,那是很諷刺的事情。我們明明有很多現在需要支援的人、現在需要支持的事情,我們應該更重視這些事情。

明年就是30周年。我們可以預期,我們會有另一個集會,而且30周年將會成為招來更多人的賣點。也許會有更多人來,這是可預期的。但是也能夠合理地預期,這一個集會,最終的結論也只是傳承下去,下年再見,來再參加第31周年的集會。這不是我們想要的東西,相信也不是已犧牲的人想要的東西。

植物需要水分才能夠成長,但是對於已經枯萎的植物,我們給它再多的水,它還是不會復活。如果這個運動並不存在,那是在向一株已死的植物灌溉。何不考慮將這些水,灌溉新的種子,讓它萌芽?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