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打記者的拳頭硬 撐記者的特區軟(文:曾志豪) (09:00)

香港記者在大陸採訪被毆打,借用代表記者業界的功能組別馬逢國議員的金句,「入鄉隨俗」,荒謬離譜卻又貼近現實。

香港記者在四川被「老百姓」毆打,「老百姓」竟向被打記者賠禮道歉。百年一遇,黃河水變清。唯一解釋,應該就是林鄭月娥當時在四川考察,「打狗也看主人面」。

問題是,記者不能拉住林鄭衫尾採訪。沒有林鄭的日子,香港記者在內地的安全誰來保障?難道靠馬逢國嗎?他只會認為大陸採訪空間愈來愈大啊。

記者在四川被襲,特區政府第一篇新聞稿只是用了「記者遇事受傷」。遇到什麼事?真是含糊得可笑。

記者在北京被襲有片有真相,但目睹記者被叉頸按地,張建宗只是說「非常關注事件」;林鄭也不提譴責,因為不想大家用「敵對式態度」。

為何林鄭不說有責任保護記者?

我們作一個比較:許智峯搶女公務員手機事件,張建宗表示「高度關注」,比記者被毆的「非常關注」更關注;林鄭也表示行為「野蠻粗暴,予以譴責」。這兩名高官都不曾說過「不要用敵對式態度」對許智峯啊。

林鄭甚至說有責任保護公務員同事,這當然是完全正確。但問題是,為什麼林鄭不說特區政府有責任保護香港新聞記者呢?難道他們的工作就不值得尊重?

「大細超」只有一個原因:國家的事,地區政府不敢妄議。

「一國兩制」,政府牢記「一國」為尊,只能做官樣文章,講不痛不癢的廢話,重點是不能指摘國家限制新聞自由、不能批評公安無法無天,一切要在「內地採訪好自由」的調子走。記者遇襲最終一定是「個別事件」,國家整體仍是「文明富強」。

香港人明白國情就是如此野蠻荒謬。但特區政府仍自欺欺人洗腦式灌輸「偉光正」愛國教育,等於要被打的香港人腫着臉說「多謝黨和國家」。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