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官打記者?錯在將港人當大陸人對待(文:陳帆川)

汶川地震10周年,香港記者遭兩名自稱「老百姓」的光頭大漢毆打,搶盡身在四川的林鄭月娥風頭。事件最終草草收場,盡顯荒誕滑稽,可見打人者並無預謀,只是習慣成自然,沒有想過後果嚴重。

有川震遇難學生家長認出打人者是「村官」,而要親自動手的,當然是小官。內地朋友分析,兩人可能是「國保」大隊旗下的地區臨時工,只在重要時刻臨時「拉夫上陣」,紀律難免較差,更莫說要審時度勢識大體了。當維穩跟荷包掛鈎,打你一個小記者,就和呼吸一樣自然。

當然他們不知道,香港記者在大陸被打,從來都是大新聞。每逢有同類事件發生,多數本地媒體都會放下門戶之見,立即報道,公開打人場面,鍥而不捨地向當局和特區政府追究責任。為的不是爭收視,而是共同守住所剩無幾的大陸採訪空間。人家打你一次,你若息事寧人,下次只會變本加厲。

由於傳媒大事報道,加上「畫面精彩」,記者被打的新聞往往會將原本的新聞事件掩蓋。例如今次川震10周年,各大媒體紛紛推出回顧報道,當局亦打溫情牌極力「洗白」,但最後焦點都落在「打記者」身上。

有見及此,大陸當局一早「學精」,近年在重大災難現場擴大封鎖範圍,對遇難者家屬採取「人盯人」策略,派出大批義工全程安撫,教導他們拒絕記者採訪。自此境外媒體採訪難上加難,當局又能避免難看的糾紛場面。

這批汶川遇難學生家長經過10年維權,當然無法輕易收服。身在前線的「維穩雜工」疑心裏一慌,訴諸最有效的暴力一途。這招在大陸暢通無阻,即使是最不聽話的大陸記者,也老早沒有「打擦邊球」這回事了,又有誰為記者撐腰呢?兩人將眼前不識知難而退的香港記者當成是大陸記者看待,認為打他一身完事,最終會無人吭聲、不了了之。

沒有經過外宣辦「點化」的同胞們有此誤判,源於對香港認知片面,局限於經濟、旅遊、娛樂層面,對所謂的言論自由無法想像。這是信息封閉的結果。

網絡力量 最要警惕

然而誤會只會愈來愈深了。有人製作了一張涉事記者的劣質改圖,稱記者在現場喊「支那」闖禍。謠言拙劣如此,竟然有人信,在大陸「微博」甚至有人以此佐證記者「抵打」。維穩隊打人並不可怕,因為誰是誰非一目了然;維穩隊的網絡力量才最要警惕,因為它能在彈指之間將受害人拉到群眾的對立面,最終黑白難分、有理說不清。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