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醫生看漏眼 可減刑不可卸責(文:劉進圖) (09:00)

醫務委員會就「紗布封喉案」判涉事醫生黃卓義專業失當,停牌6個月,引發數千名醫生聯署抗議,指醫生不應為護士失誤負責﹕裁決要求醫生監督護士工作,看漏眼也判罪成,令醫生承擔超出工作範圍的不合理責任。這個立論既錯誤又危險,會嚴重損害公眾對醫生的信任。公立醫院長期人手不足、醫生工作過量,忙中有錯看漏眼,只能是求情減刑的因素,不能以此推卸責任!

事件的主要責任在護士,這是沒有爭議的。曾為病人更換喉嚨造口紗布的12名護士,經紀律聆訊後確認其中3人專業失當,遭護士管理局停牌一個月處分。醫委會聆訊的焦點,是涉案醫生8次巡房仍未能發現,病人喉嚨的永久造口被錯誤當成臨時造口以紗布密封,未有及時糾正,是否符合註冊醫生的專業標準?

當見團隊犯錯 難道沒責任糾正?

醫委會暫代主席麥列菲菲指醫生有責任督導護士工作,用詞確有不當,因為護士的上司並非醫生。醫生和護士是兩個獨立的專業,護士負責為病人做傷口護理時,毋須醫生在旁督導。不過,醫生和護士有共同責任照顧病人,當醫生發現醫護團隊有成員犯錯,威脅病人健康,難道沒有責任提示糾正?難道可以因為犯錯的是護士就視而不見?醫生當然有責任,假如醫生組織不肯承認這一點,公眾今後就不可能再信任醫生。

醫生未能及時發現護士犯錯,不一定就是疏忽和專業失當,要看具體情况。衡量準則是:一個合理而專業的醫生在同樣情况下會否發現那錯誤?醫委會認為應該能發現,因為涉案醫生合共巡房8次,按常理和專家證人意見,應可發現「紗布封喉」並不妥當。

同情涉案醫生一方的反駁論據主要有3點:

(1)護士紀律聆訊顯示,有護士在醫生巡房時會先揭開覆蓋喉嚨的敷料,方便醫生檢查,醫生並非每次巡房都看到紗布覆蓋造口;

(2)另有專家證人指出,如果只是一層薄紗布遮蓋造口,並非厚紗布,或者並非四面貼緊,以紗布覆蓋造口並非不可接受,即看見喉嚨上有紗布不等於即時確定犯錯,要進一步檢視才知道;

(3)涉案的九龍醫院是康復醫院,不是由既定醫生巡房,被告的醫生是從伊利沙伯醫院借調過來,一個早上要巡視多達50名病人,平均每名病人只可停留3分鐘,要看病歷簿和檢查病情,忽略檢視傷口護理細節,亦屬人之常情。

即使這3點反駁論據全部成立,也只是說明這個案中醫生看漏眼,性質屬於輕微疏忽,加上死因庭曾裁定病人死於意外,而犯錯護士亦只是停牌一個月,毋須判醫生停牌6個月那麼重,但不足以完全消除疏忽責任。除非醫委會或上訴庭看到更強烈的證據,信納一般合理而專業的醫生在相同情况下都不會發現問題,不可能提醒糾正,這樣才能完全免責。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