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紗布封喉案」揭露「醫療短樁」(文:佘達明)

「平地一聲雷」,逾5000名醫生透過網上聯署,表達自己對最近香港醫務委員會對一名公立醫院前線醫生重罰停牌6個月的裁決不滿,應是香港有史以來香港醫生集體對醫委會的最大反響。

5月9日醫委會聆訊後,暫代主席麥列菲菲教授表示醫生負有照顧病人的最終責任(primary responsibility to provide proper medical care);病人組織亦認為醫生要對病人提供專業照顧的責任。似乎,社會仍然對醫生抱有很大期望。

其實香港醫管局自1990年成立以來,銳意發展現代醫療,不單改善了環境及醫療設施,也大力發展護理及專職醫療,將醫院運作企業化。結果是提高了效率,護理及專職醫療不單止分擔了醫生的龐大工作量,還能夠緊跟世界先進的醫療發展。但在增加醫院的效率及容量的同時,卻將醫療程序「工廠化」,病人進入醫院就像進入工廠的輸送帶,經過不同的醫療人員(醫療團隊),從而得到治療。

為了減省醫療成本,醫生的工作量下放至護士(和護士診所),護士的工作量下放至病房助理及文員。醫生經過這20多年的醫療團隊模式,各司其職的訓練,醫護藥及各專職醫療等各不從屬,已經潛移默化。以往每周一次的「病房大巡」,由主管醫生帶領屬下醫生、護士、治療師巡視及診治病情複雜的病人,亦已是歷史陳迹。

當年筆者為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期間,曾大力批評工廠式的醫生訓練,二級制增加高級醫生的工作量及削弱醫護之間的監察,實為「醫療短樁」,對醫生的訓練有很大不良影響。前線醫生聯盟日前的記者會,亦重申他們的訓練是醫護各不從屬,以期減少所負的責任。這就是近年醫管局管理醫院的模式——醫療企業化、工廠化——好處是方便管理、增加效率及容量;時常為人詬病的則是對病人照顧不夠全面,主因就是機械切割式的運作,而缺乏醫療團隊的互相溝通,更談不上醫生可以領導團隊去治療。

基本上世界各先進地區的醫療系統都是以醫生為主導,護士和各專職醫療會提供服務以協助治理病人;但醫生通常有時間進行「病房大巡」或個案會議,由醫生主導訂下治療計劃,再指派各職系分擔責任,沒有醫護專職醫療平起平坐情况。可惜在香港,醫生已沒有空間接受這種訓練。

醫委會今次判決有相當的爭議,但對現正在公共醫院服務的醫生卻是晴天霹靂。社會上基本認為醫生要負最終責任,一般年長的私家醫生一向都接納這個責任(因為醫護、藥物問題而被判專業失當的不知凡幾)。醫管局的醫院工廠模式現在似乎不為社會接受,大批前線醫生人人自危,士氣大受打擊,令已經到了臨界點的醫院更加雪上加霜。

應重新引入病房大巡或個案會議

如果不改變這種醫院工廠模式,就算引入多一二千個外地醫生,也無補於事。醫管局應該重新引入醫療團隊的「病房大巡」或個案會議,以加強病房的團隊協作。相對於病房病人,門診病人及工作量沒有迫切性,應該透過公私營協作計劃將八成或以上門診外判,讓前線醫生有空間接受更全面的訓練。

作者是香港醫學會會董、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會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