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下一篇
上一篇

【經濟學神】Airbnb比Uber難搞 (19:36)

政府擬藉修正《旅館業條例》打擊無牌旅館,矛頭直指Airbnb,亦反映繼Uber後,Airbnb成為香港第二個共享經濟與傳統經濟衝突的要塞。Uber固然已經不獲香港政府允許,屬於旅館業的Airbnb情況卻比Uber更複雜,牽涉的是香港最核心的房屋議題,何況受益的是外國旅客,本地居民以受苦居多,不見得Airbnb能籠絡本地市民以軟化政府立場。

近期電視日夜播放打擊無牌旅館的廣告,以配合政府修例的立場,Airbnb日前亦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寬容,並引外國趨勢游說,亦是共享經濟公司常用的手法。不過,Airbnb所引的日本、柏林、溫哥華等地面積對人口比例較廣,獨立小房不絕於道,香港一座大樓住滿房客,鄰居所受的噪音、保安等滋擾絕非Airbnb能夠規管,代價是鄰居承受,但受益的只是放租的業主與Airbnb。

若居民本身住在油尖旺區舊樓,受旁邊的舊式賓館滋擾尚可理解,因入住時已預期了這些負面因素,但對於住在高級私樓的本地居民來說,根本無法預料隔壁的哪個鄰居會做Airbnb,即使千般不願家門前有陌生旅客出出入入,又是否當初能夠避免得到?對於這種本地居民的利益平衡,又是否從中獲利甚豐的Airbnb願意顧及?

再者,各國房屋問題本來就遠不及香港,Airbnb卻可能火上加油。觀乎香港Airbnb房價,不比酒店便宜多少,但業主可省掉防火、隔音、員工等經營費用,不用負擔酒店的支出及風險卻可賺取相若的收入,何樂而不為,換言之樓盤的投資價值隨即大增,支持樓價與租金攀升。更何況香港樓市有源源不絕的北水支持,然則不是外國的共享經濟情況可以相比。有樓、無樓進一步成為本地居民貧富懸殊的分水嶺,這都是Airbnb一直避而不談的敏感話題。

Uber與Airbnb同樣是披着共享經濟的糖衣來牟利,但前者的消費者是本地居民,自然可以受惠,加上本地的士業聲譽欠佳,Uber容易鼓吹本地居民支持「創新」,淘汰的士;然而後者的消費者卻是外國旅客,欠缺籠絡本地居民的誘因,一聽見樓價上升,香港人神經更為緊張,無論Airbnb如何訴諸「創新」,亦難以帶領本地居民突破政府的立場。尤其當香港政府以至中央政府視房屋問題為政治問題,敏感如此,又怎會在此放生Airbnb?

賈文清

 

相關字詞﹕財經網-即時財經 賈文清 經濟學神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